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花怜】执笔

#2017最后一篇是花怜,2018第一篇也是花怜
#给 @neko 小可爱的粮~
#人物归秀秀
#食用愉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鬼市的夜空与外界一样,夜里无星,只是少一轮皎皎明月。道路两侧吆喝叫卖的众鬼们,几乎把喧闹掀上了天,毕竟,鬼是不需要睡觉的,他们大可以闹个通宵。总而言之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 今天却是个例外,前一秒还热热闹闹的,后一秒全都闭了大门一溜没影了。原因当然在于花城回来了,重点是,谢怜跟花城一起回来了。

     谢怜目睹了这惊人的速度,略略疑惑的道:“怎么都走了?”

     “没事,哥哥,去千灯观吗?”花城权当无事发生。
     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 耳边没有了聒噪,只有彼此轻微的脚步声。呼气吸气,平息,心脏跳动,这是谢怜的感觉。

     进了千灯观大门,迈进大堂。谢怜目视前方,看见那书案上归置整齐的笔墨纸砚,却想起了某些不该出现的画面。

     第二次进千灯观,观内依旧陈设简单。站了一会,谢怜信步走到花城面前。虽然需要仰视才能对上他的眼睛,但这完全不妨碍谢怜以一种老师的眼光问道:“三郎,有好好练字吗?”

     花城一愣,愧道:“这……我按哥哥的话练了大几遍。”
     随后又补充道:“总觉得不如哥哥写得好。”

     “无妨,写来给我看看?”谢怜已经走到书案旁挑了一只毛笔,展平了一张纸,沾了墨水,自右向左提笔作字。第一笔落下,笔势平稳,笔画规矩,笔锋凌厉,一字工整完成。稍走小半步,又是一落笔。花城看着书案上的谢怜,是专注的,是平和的,是他所信仰的。

     谢怜落下最后一横,搁笔。花城来到他身边,看他写下的四个字:狗年大吉。抬眼看向谢怜。

     “听说今天那个世界迎来了狗年。”谢怜道。

     “哥哥,我知道,那个世界的人(小丫头们)很好。”

     谢怜把笔递给了花城,道:“三郎也来写点什么?”

     花城道:“既然如此,哥哥不许笑。”

     “好好好”三郎,我尽量。

     等到真正写的时候,谢怜看着花城的字憋笑憋得辛苦,倒不是因为他写的难看,相反的是,虽然还跟谢怜的水平差得远,至少进步了不少。只是花城纠结在一起的眉眼,与他在外人眼里的形象差得老远。一副写不出答案但还要瞎编一通的样子。

     不知道花城出于什么执念,意料之中的写了那句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给谢怜老师交完了作业,花城刚松下几口气又提上来几分。让他开心的是,谢怜鼓励道:“嗯,这次写得比上次好。所以说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不行呢?”

     “真的!?”花城问。

     谢怜点头。

     花城内心抑制不住的欣喜,道:“哥哥教的好。”
     谢怜低笑,道:“三郎本身就聪明。”

     那个,三郎啊,在你还没出师前,能…………别说你的字是我教的好吗?

     谢怜见花城低着头看着自己的“佳作”,道:“三郎。”

     “嗯?怎么了哥哥?”花城抬头问谢怜。

     看他还算清醒,谢怜朝他笑着说:“没事,就叫叫你。”

     今天的花城很开心,非常开心,殿下今天夸他还对他笑。他知道世界上最耀眼的神正站在他眼前,他耀眼了他每一个日日夜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鬼A:见鬼了!见鬼了!真是见鬼了!
小鬼B:瞎嚷嚷什么啊!这大街上哪个不是鬼的?
小鬼A:不不不!!真是比见了鬼还恐怖!我刚刚,看见城主了!城主,城主,城主他居然笑了!!!
小鬼B:???你别是傻了吧!
小鬼A:城主不仅笑了,嘴角还疯狂上扬!!!
小鬼B:哔——【吓得我他妈都断线了】

    

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