拜托看置顶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追凌】梦罢

#结尾第一人称
#迟来的中秋快乐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年中秋,蓝思追和金凌准备回莲花坞过。

两人坐上小船,趁着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,缓缓地往云梦的方向去了。

流水静静淌着,日头也越升越高。

金子轩与江厌离早已在岸上等候着。

金凌站在船头,向他们挥着手,喊道:“阿爹!阿娘!”同样的,他收到了两抹微笑。

上岸后,金凌与爹娘拥抱片刻,而后蓝思追颔首,向两位长辈简单介绍了自己:“姑苏蓝氏蓝愿,唤我思追便可。”

金子轩微一点头,稍稍打量了下少年人的身姿。江厌离笑道:“思追啊,一路过来都饿了吧,我准备了些点心,走吧。”

轩离走在前,追凌走在后。四人进了府便围坐在桌边。金凌看着点心盒里的糕点,拿起一个就往嘴里塞,咽下后脸上是满足感,高兴道:“阿娘的手艺还是这么棒。”

江厌离听到这句夸奖,心里乐开了花,捏着手帕子给金凌擦了擦嘴角的粉渣,道:“好吃阿凌就多吃些。”

刚又拿起了一块,看一旁的蓝思追还是丝毫不动,便转而递到他那边,接着说:“思追,你也尝尝阿娘的手艺。”

蓝思追惊喜,接过金凌手中的点心,却瞄到对坐的金子轩可称为复杂的眼光。咳咳,顿时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小小咬了一口,果真美味,忍不住从盒中又取了一个。

盒里的糕点很快被吃完了,毕竟现在还未成为一家人,蓝思追不敢失礼,所以大部分都是金凌吃掉的。

往年的今天江厌离都会做月饼分给大家,今年蓝思追和金凌也想要体验一下。

两人来之前,江厌离已经把内陷备齐了,金子轩充当着“夫人的助手”一职,没派上用场,倒是多了个跟在她身后,满厨房走的大男人。

两人手拿面皮,将揉成圆滚滚的内馅放在正中央,学着江厌离的手法慢慢包好,再弄出大致的形状,细细修整,然后在上面按出自己喜欢的花纹还有图案。

江厌离做的鸟儿可爱极了,比金子轩的好太多。不过这也不能怪他,他就比两个小朋友早学那么几天。夫人只教了自己这一个图案,今天的鸟看起来还算有模有样。要知道这可是他被自家夫人笑了好几回后辛苦练出来的。

另外两个人就不一样了,蓝思追和金凌失败了十多次,最终勉勉强强完成,一个是兔子,一个是铃铛。

“兔子和铃铛呀。”

“嗯………”

两人震惊于江厌离是怎么看出来的。

直到太阳下山后,他们将做好的月饼端到了露天的石桌上,准备边吃月饼,边等待圆月的升起。

“思追,我们交换吃。”金凌把盘中的月饼对调了位置。

“好。”

金子轩一见,伸手把自己与夫人的月饼也换了下。一旁的江厌离假装没看见,低头笑笑。

蓝思追和金凌在轩离面前安静坐着,而金子轩揽着夫人的肩,吃着夫人的月饼,看着她的笑脸。好一番令人歆羡的画面。

圆月升空,繁星也亮起。夜空下的两个小朋友完全沉浸于这抬头可见的美丽,也完全忘记了那两块兔子和铃铛月饼。那一颗颗闪烁着的星,好像正守护着珍贵的宝物。

好久没有见过。好久没有同家人一起见过。

我们看得好开心,闭上了眼还是清晰记得。

后来再一睁眼,我发现自己靠在思追怀里,没有什么露天石桌,没有我们自己做的月饼。

只是在房间内的木桌前睡着了,这里空荡荡的,也没有,我的阿爹阿娘。

原来都是梦啊。

好像,梦里的我和思追,要和爹娘坦白,说我们在一起了。可是这还没说出口,梦,就醒了。

【追凌】颜色

#给宝贝9.20的生贺
#军训刚结束迟到了T T
#圈一下宝贝 @🌈梢无间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林荫小路上,女孩背着书包慢步走着。风起,拂了发梢,叶影晃晃,阳光透过其间,斑驳满地,微微摇动。

风儿拍打着什么,“嗦嗦”地响着,从空中落下,向女孩这边飘来,正正好掉在了她的跟前。女孩弯腰捡起,展开对折了两次的纸张,一封信。信上的字迹清秀端正,好看极了,令她羡慕不已。

是何人的信纸遗失了吗?竟然被风吹下来了。

她知道不该偷看别人的东西,全因不经意间扫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,于是她一字一句,轻声读着。

信上是这样写的。

【金凌亲启:

今早我翻开日历,高考竟也结束三个多月了,六月份那几个画了红圈的日子,离现在好远好远。我该跟你说抱歉,那之后没再跟你联络,忙完开学,提起笔来想给你写这封信。】

同往常一样,金凌来到了蓝思追的家,准备和他复习今天的内容。距离高考还剩一个星期,今晚之后,他就准备独自奋战了。

蓝思追开门,金凌走进他的房间,桌面上是那杯给他的热牛奶。脱了书包坐下,拿出笔记本静静地翻阅,手握着水笔标注重点。等到身旁的椅子被拉开,椅脚在实木地板上滑出些声音,接着又向前移了几分。蓝思追来了。

他没有继续手边未完成的习题,而是侧头看着金凌。金凌看得太认真了,以至于久久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。蓝思追开口问他:“阿凌想选择的专业一定和我不同吧。”

听到蓝思追开口,金凌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然后回答他:“嗯。”

“将来我们会在各自喜欢的学校念书。”

“大概,再也不能一起了吧。”

蓝思追的语气里,是显而易见的失落。

这份失落狠狠地砸在了金凌的心上。其实,他如何没有这样想过。

那一夜里,台灯柔和的光亮下,两个男孩低着头,没有再说一句话。

金凌告诉蓝思追:“会的。”

【最后一次见你的那天,当我目送着你,走出我所能看到的范围,消失在黑暗中,我小声回应了你——会的。

后来,高考结束,我们考上了不同的学校,我替你高兴,因为那是你喜欢的专业,也意识到,我们之间的离别,竟是连再见都不曾说过。】

金凌拖着行李箱来学校报道。大会结束后,他在宿舍收拾好床铺,把自己的个人物品整齐摆放在桌上,然后下了楼。

宿舍楼的旁边便是食堂,从外头就可以听到里面热闹的人声。新生们都挤在食堂里排着长队,队尾都快窜出门外了。金凌找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下,算是安静了些。

以往他和蓝思追一起时,也都是挑角落坐。蓝思追会帮他打一份饭菜,端到面前,两个人坐在彼此的对面,吃着午饭。填饱肚子后,顺着母校的林荫路,走回教室去。

但如今,那个人不再是自己的对面,也不能和自己一起回教室,甚至连见一面都难。

【我听说,你们过几天要回母校拜访,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,也许是在车上读着吧,希望它能来得及时。

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,请你一定要到教室的座位上看看。】

金凌从信筒里取出信封,上面写着“蓝思追”三字,心下惊喜,揉揉眼睛确认无误后,阅读到了这里。原本被推迟一天的重返母校活动,他递交了请假条,坐上公交车,听着熟悉的站台名。他回去了。

未上锁的教室门,推开,不久前教室里坐满的高三学子,一切已成回忆。

他的座位离讲台很近,走过去用指腹触摸桌面,被打扫过的教室是一尘不染的。坐回自己的位子,犹记起那段倒数的时间和写满了整个黑板的板书。

他想起了蓝思追在信里说的礼物,往抽屉里一看,伸手拿出一捧包好的黄色勿忘我。

翻开第二张信纸。

【勿忘我,请不要忘记我。

找找里面藏着的卡片,顺着上面的指引,这是一份双重惊喜。】

金凌不自觉笑了,心中不知有多开心。他从枝叶间翻出那枚卡片,蓝思追写道:默默注视着你的那个人,他的位子。

蓝思追坐在金凌的后桌,他是那个一直默默注视着自己的人。

金凌在他的抽屉里,发现了蓝色满天星。

【满天星,我是真心喜欢你。

告诉你一个秘密,最终会变成三重惊喜。】

满天星里的卡片,写着一个地点:天台的风景很美。

金凌爬上了高中楼最顶层的天台,怀中的勿忘我和满天星,在风的抚摸下,散发着美妙的花香。金凌站在护栏前,看着母校的花园风景,关于两个人之间的记忆涌了上来。

手中捏着的信纸上,接着写了一句话。

【画一颗爱心需要多少秒,请在那之后转过身。】

金凌抬起手,在空中画出一颗爱心。

一秒,两秒,三秒,转身。

门把被按下发出“咔”的一声,门外的人走进来一小步。他依旧笑着一张脸,嘴角弯弯,双手拿着一朵红玫瑰,花瓣上还有点滴晨露,像是刚刚摘取下来的。

信纸从手指间滑落,掉在了地上。

他递出了那朵红玫瑰,他跑向了那个人。

傻傻地哭了。

【红玫瑰,我爱你。】

在他耳边,蓝思追柔声说:“请不要忘记我,我是真心喜欢你,我爱你。”

风儿将两个拥抱在一起的人裹得更紧。

【我们都对彼此说过一定会再见面。】











追凌国庆活动【一宣】

追凌糖果小屋:

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
我们是新一代的新新青年
为了祖国,为了自我
我发誓
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道路
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
为了实现中国梦而努力奋斗!


↑以上都是套话
↓这里才是正文


参与活动的文手老师们!【以下排名不分顺序】
@拾二 is going bald
@木落燕南渡
@采风写歌
@呓兮(高考长弧
@谦悻
@一碗
@日仙小挽
@包子君萌萌哒
@亲亲谢俞小嘴mua!
@401的不精致猪猪叫知秋
@艹老师 【咱们的艹老师太🐮🍺了,一人写两篇】


下面是参与活动的画手老师们!
@白棂没有板子
@老·今天赶稿了吗·白
@晨天不是兲
@不是sd
@木寸岑
@九晏
@杜千曙
@苹果er
@逢杏识君
@云里雾里梦里没你
@花昀漪🌸.
@啊啊啊啊阿零p(´⌒`。q)。゜.


欢迎各位踊跃参与活动!猜对最多的人奖品是一对追凌吧唧!【卖家还没发货.......】
被猜次数最多的老师我私下里来戳你鸭😘

追凌无料本——《我们》
我终于,做出来了耶

关于这次活动的产粮总结

很高兴参加这次活动!老师们的粮都超还吃!!期待下次见面!!!

追凌糖果小屋:

这里是宣传图 @画漫画很累 追凌一起睡觉觉啦!


第一棒!0:00 @一个假人     桔梗呀【主题:花语】
第二棒!1:00 @盘羊驼      牛郎织女排队排【bushi】【主题:兔子】
第三棒!2:00 @鹿薰er      朝夕【主题:娴静】
第四棒!3:00 @千代铭      朝夕【配画】
第五棒!4:00 @洛三辰      初恋【主题:初】
第六棒!5:00 @赑玖玖儿     初恋【配画】
第七棒!6:00 @艹老师      萤火情珊【主题:萤火】
第八棒!7:00 @流霜       萤火情珊【配画】
第九棒!8:00 @咸鱼那么个君   两只兔子【主题:兔子】
第十棒!9:00 @知秋没有追凌会die    古镇又细雨【主题:细雨】
第十一棒!10:00 @啊啊啊啊阿零p(´⌒`。q)。゜.    还是兔子【主题:兔子】
第十二棒!11:00 @通缉犯虞兮      黄粱一梦【主题:萤火,梦境】
第十三棒!12:00 @包子君萌萌哒    初恋进行时【主题:初】
第十四棒!13:00 @苹果qvq     初恋进行时【配画】
第十五棒!14:00 @霜雷争鸣      岁华【主题:梦境】
第十六棒!15:00 @风雨潇潇   玉帘开【主题:花语】
第十七棒!16:00 @Sep青阳        折枝【主题:初】
第十八棒!17:00 @Sakyo三右    折枝配画
第十九棒!18:00 @松野鱼松      七夕【主题:萤火,美食街】
第二十棒!19:00 @扌免      萤火【主题:萤火】
第二十一棒!20:00 @嵛道长    萤火【配画】
第二十二棒!21:00【临时改人】 @杜千曙    是情头【无主题】
第二十三棒!22:00 @云里雾里梦里没你    那什么梗【主题:初】
第二十四棒!23:00 @灼天    不知道标题而且还自带配文【主题:萤火】


彩蛋一号  @性感沙雕在线弃坑跑路      震惊!某以雅正闻名的世家公子竟然......


彩蛋二号 @兔仔     七夕来许个愿吧!


突然发现兔子这个主题好多人选啊.....
然后还有初......


总之这次的活动就告一段落啦!
我夸爆产粮的太太们噫呜呜呜他们是天使

【追凌】凉夜

#土味情话警告
#瞎写的糖糖x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不能去夜猎,不能回莲花坞,总不能闲着归闲着吧。”金凌捧着书头也不抬地道。

“所以你就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处理公务?”蓝思追坐在他对面。

“不然呢。”金凌又翻过一页纸。

“阿凌。”

“一直闷在这里不好,如若身子坏了自然也耽搁公事。我带你去个地方透透气吧。”

金凌听了合上书,双手撑着脸道:“公事公事,我看你是因为私心吧。”

“呃。”蓝思追被人说中了。

“不去。”复又拿起书,找到方才的那页道。

强调:“我哪都不去。”

双手举起,书面挡住了脸,不让他看自己。

“阿凌说错了,你去过。”

“我怎么了?”

“你去到我心里了啊。”

“你!”当下把书丢向蓝思追。

蓝思追轻巧一躲,抓过书籍,对上金凌眼神,道:“阿凌不答应,我继续说。”

“还有………”

对面的金凌挤着眉头咬着唇,气愤极了,深吸一口气,道:“好!去,就,去!”

下了金鳞台,蓝思追带着金凌穿过热闹的夜市,来到静谧的湖岸。这里白天常有游客来,夜晚便是些居住在附近的人家散步,渔夫也纷纷收拾着一天的收获,上岸归家。更何况进日气温下降,夜里有风,此时更觉微凉。

蓝思追同金凌出门前,取了披风叫金凌添上,金凌虽是嘴上反抗,最后还是乖乖地穿了。现在才知,还是蓝愿想的周到。

“你带我来这玩水还是斗棋啊?”湖边树下有个亭子,还置了棋盘。

“都不是。”蓝思追领着金凌走向前。

在一只木船前停下,蓝思追仰头,道:“我带阿凌来看星星。”

金凌也跟着一块儿向空中看,却是笑出来了:“夜空上无月也无星,怎么看?”

“等。”蓝思追看着金凌道。

“等?这么冷呢你让本宗主跟你等。”转身背过去,道:“我不要,你自己等吧。”

这第一步刚迈出去,便听蓝思追道:“阿凌去过我心………”

面前的人果真停住了,在袖中握紧了拳,保持微笑回头。

“蓝愿陪着你等。”

“………哼!”金凌上了船。

蓝思追跟去。

一划桨,木船在水上静静漂着。

两人躺平在船头,看着夜空。

“你怎么想的。 ”

“没什么,就想带阿凌出来看一次星星。”

“我又不是没见过。”

“是啊,阿凌见过,但和蓝愿一同看星星还未曾有吧。”

蓝思追握住金凌的手。

今夜好冷啊,风一吹一吹的,岸上的人都回家了吧,四周越来越静了。只能听到,耳边的流水声,也只是很细微的。

闭上眼,风,在给自己挠痒,轻柔地。

就好像身旁的这个人,细细地将吻,点在自己的唇和颈上。

突然的,有什么落在脸颊上,抬手一抹,又是一滴,两滴。

金凌睁眼,恰巧落在了眼角。

蓝思追为他擦去,道:“下雨了。”这便要拉他起身。

“还没看到星星呢。”

“什么时候都能看,进来。”蓝思追柔声。

金凌坐在船内,只去看那湖水。

“阿凌,你听雨的声音。”

一颗颗雨珠接连蹦入水中,咚咚打在船身,在头顶的木板上响着,是这夜空下最特别的热闹了。

“若是没见着星星,不妨听听雨吧。”

“反正有我陪你。”

金凌以指接过一滴雨水,笑着,用拇指拭了。

夜雨马上便停了,是时候上岸了。

蓝思追见金凌有些疲惫,让他靠在自己肩头先休息会儿。冷了,紧紧披风,蓝思追搂着金凌。

金凌刚闭眼,便道:“星星,没看到,真可惜啊。”

还是和你一起看的。

蓝思追脱下自己身上的披风,给金凌盖上,跟他说:“我的星星,在心里,在身边,在怀中。”

不知金凌听到了吗,反正,他睡着时,是带笑的。

【追凌】古镇又细雨

#追凌七夕活动
#9:00
#主题【细雨】
#画手搭档 @谢之
#和老师们一起参加的活动,开心♡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听闻江南一带倒是处绝佳的游玩之地,河湖交错,水网纵横,又有小桥流水依岸人家。可谓浑然天成,自是一派韵味。

本就是个喜爱游历四方的人,若能体会到此般山水之乐,蓝思追必是欣然前往。

一路走走停停,口中不禁赞叹这水乡古镇当真美绝,难怪来过这儿的人都称意犹未尽。行至客栈门前,蓝思追仰头自上而下扫视一遍,刚要再夸上一句,门内传出声音来了。

“哎呦哎呦小公子呀,来我店里住嘛,你好生俊俏的嘞。”老板娘一口流利的当地方言,倚靠在门上对着蓝思追调笑着说。虽然蓝思追并不是听得很清楚,但总感觉有点亲切感,脸上笑起来了。

那老板娘一看这小公子笑了,忙走下石阶招呼到蓝思追身旁,说:“看嘛这笑的可开心,我这店里好的很喽,来来来我带你进去。”

蓝思追一点头,道:“好,多谢老板娘。”

这便被人按着肩膀往里走,老板娘在他身后说:“叫小姐姐更好听嘞。”

“你看你害不害臊哟。”掌柜的老板收起算盘,调侃了一句妻子,听老板娘又怼回几句,这就是夫妻之间的小乐趣吧。蓝思追憋笑,这里的人家真热情啊。

老板娘给蓝思追安排了一间窗户朝河岸的屋子,这样蓝思追赏景也方便。收拾好床榻衣物,趁着午后舒爽的时间,蓝思追准备出去逛逛。

这才刚下楼,给老板娘瞅着了又想过来,蓝思追便道:“小姐姐,我出去会儿。”

“哦哦!玩得开心哩!”蓝思追踏出门槛,老板娘在丈夫身边炫耀着:“看人家小公子多识相!”

青石板铺就的沿岸道路,顺着小商店小吃店和当地人家的房屋,一直延长到看不见的老远处。现在天色才要开始暗下,已经有不少店铺点起了灯。卖菜的卖肉的卖水果的人们陆陆续续来到岸边,出摊的出摊。

妇女们提了个菜筐子,勾在臂上,听着一个比一个高的吆喝声调,来到最常光顾的摊位前,互道一句晚上好。微微弯腰挑着蔬菜瘦肉,笑吟吟地付了钱,走之前还得跟摊主聊上几句家常。

两个对岸隔着一条河流,架着一座石桥。蓝思追还没到那边看过呢,心里这么想着,脚下就缓缓抬步迈上桥了。

踏上十几层台阶,站在石桥最高处的一方小平地,蓝思追环视着周围的风光。由于在高处视线范围扩大了一圈,起先看不到的事物都收录进了眼中。越来越多的人声响起,也有小姑娘家的在岸边唤着蓝思追,说着公子快来。

蓝思追前进一步,微微低下头看向水中倒影。这石桥底下是个大拱门,左右两边也有一对小的。石桥映在水面上,衬着蓝天白云,翠绿树荫和小镇屋舍,多么好看的一幅画。

就连这画中的少年人,都那样美好。

可是画面上似乎闯进了一位客人。

水面上多出一叶小舟,朝着蓝思追这头的方向顺水而行。舟上的少年坐在木舟前段,正收着小船桨。一眼便认出了他。

蓝思追伸手进袖,眼看着木舟漂到了桥洞前,喊道:“金凌!”紧接着抛下了一件物什。少年听着上方有人唤他名字,一抬头,就有什么东西正正掉在了手上。

那是一把折扇,金凌双手将其展开,只一秒迅速看了扇面,合起。对上蓝思追眼睛,道:“喝个茶去吧。”蓝思追点头,转身下了石桥,到对岸去。

金凌将小舟划到岸边,执扇起身。蓝思追已在桥头等着他了。两人同行,找了家小茶馆,坐在外面的圆桌上,点了壶清茶。

倒上两小茶杯,饮上一口。金凌先问了:“你什么时候来这的?”

“刚找了客栈便出来看看,不曾想竟能遇到阿凌。”蓝思追道。

“我就试试划个舟而已,结果就看见你。”金凌说着,将手中的折扇递给蓝思追,道:“喏,还你。”

蓝思追一笑,接过。

“我只是闲得慌来玩几天的,你呢?”

“同是。我对这儿还不是很熟,可否请阿凌………”蓝思追还没讲完,金凌便已猜到了,回答他:“这几天本公子就勉强带你游玩一下咯。”

“那就劳烦了。”蓝思追端起茶杯饮尽了,又替自己斟满。

金凌看着他,忽然想起了什么,告知蓝思追一声:“我住的客栈在那边。”金凌指着蓝思追身后的一家挂着旗子的店面,待蓝思追扭头看去,他心下道巧。

再与金凌对视,眉眼弯弯,唇角轻翘,道:“阿凌与我恰是对岸呢,你瞧这两间客栈。”

“我瞧着你怎么这样开心,不过是隔着条河罢了。”金凌撑着下巴,面前的人立马回道:“平日总不见阿凌你,难得同游,叫蓝愿如何不欢喜呢?”

少年被这一句话弄得无可应对,咬着唇将目光投向别处,分明是有小心思被藏着,他不敢看蓝思追了啊。他暗自抱怨着真是的,每回在他跟前就扯不出话来。

年少时谁还没有懵懂过,金凌也是。

蓝思追生出些得意的心理,又倒了几杯茶水。而金凌的茶杯,一直没被动过第二次。你我无言,好像也能静静待上很久。

渐渐的,天色暗了。过了会儿,有几滴液体落在了地上,看一看夜空,是乌云抱着团,下雨了。路上的人们停留在原地,纷纷抬头,雨水也打在了衣服上,接二连三的道:“下雨哩!”“赶快的回家嘞!”

家近的一溜烟没影了,那些从隔壁小镇跑来玩的人便找了馆子躲雨,顺便也能解决一下晚饭。小孩子们知道是下雨了,倒也没慌着跑了,抱着头和同伴在街上继续追赶打闹,当然最后都被父母领回了家。还有吆喝声传来,摊主们都早有准备,架起了小棚子,免得让客人和东西淋到雨。虽然下雨了,但照样在棚内坐着板凳收钱唠嗑。

古镇的雨天,是另一种美丽。

这家茶馆也坐满了人,厅中顿时热闹起来。

金凌借着夜晚的徐风与凉爽,终于消散了脸颊上余热。蓝思追看这丝丝细雨,将沿路青石板打湿。金凌划过的木舟正在轻微摇动,小舟旁,圈圈涟漪。

“还好雨下得不大,能跑回去。”蓝思追为自己感到庆幸,金凌却道:“没带伞吗?”然后他低头从桌下拿出了东西,说:“要不我送你?”

“好啊。”

金凌撑伞,蓝思追听他讲:“硬是送给我这把油纸伞还叫我带出来,真派上用场了。”

“阿凌喜欢这里的人吗?”蓝思追让金凌将伞柄给了自己,握着伞为两人遮雨。

“嗯。”

挨着彼此左一脚右一脚地走,不过是几步路。金凌在伞下偷瞄着蓝思追,他还是那一脸的愉悦,下一秒蓝思追看向金凌,说:“阿凌,怎么了吗?”

“没有,上桥了。”金凌移开了停留在蓝思追身上的视线,和他一起走过石桥。雨下得小,所以从油纸伞上流下的雨水断断续续的,一颗或者几颗,啪嗒掉在两人鞋上,也只是恰巧的几滴。

到了客栈门前,两人停住,蓝思追便问金凌了:“不进来吗?”金凌快要摇头了,老板娘这才跑来道:“原来二位小公子是朋友啊,来坐坐呗!”说着就把蓝思追和金凌都推了进去。

金凌道:“多谢了。”收起油纸伞,随蓝思追上了楼梯。在他屋内坐下,蓝思追道:“还麻烦阿凌送我回来,谢谢。”

“嗯,不过你要是真想感谢我,能答应我一件事吗?”金凌对蓝思追提出了邀请,道:“明日是七夕节,晚上有个灯会。”

“好啊我答应你。”

“那好,明日傍晚你在古桥上等我。”金凌有些掩不住内心的激动,蓝思追又答了一声“好。”他便急着要回去了。

“阿凌!”

“啊?”

“下次让我撑伞送你回去。”

金凌没回头,笑了,拿起伞再次行走在雨中。

“七夕节啊。”

次日,起的最早的当然是夫妻二人。蓝思追睡醒后来到桌边,打开木窗,呼吸着水乡古镇的清晨空气,看那青山香雾缭绕,朦胧的像是几层面纱。

吃了点早餐,蓝思追便和老板娘聊起了天。蓝思追问老板娘的第一个问题,就是“这附近哪里有集市吗?”

“有的嘞,就我们店向前一直走一直走,对的我没记错,那里的小集市呀大人小孩都爱去哟。”

“谢谢姐姐告知。”

老板娘乐呵呵的道:“小公子可真讨喜嘞。”

蓝思追准备给金凌些礼物,但又不知道该送什么,于是想到去集市上找找灵感。他按着老板娘说的话找到了这里的集市,果真许多大人小孩。

蓝思追穿行在其中,经过十几个小店,可都没找到合适的礼物能让他满意。将要走向左侧的一家雕塑铺,一位孩子却从前方直冲过来,扑到蓝思追身前,差点摔了一跤。蓝思追把男孩扶正,询问他有没有受伤,男孩说着:“谢谢哥哥,没有事哦!”

“下次不要再跑那么快了。”

“好!”男孩举高了双手,答应蓝思追。他的手上,拿着一把缩小了的油纸伞,伞面展开着。

“你这是从哪里买的?”

“就在右边那个买伞的地方!”他还想牵着蓝思追带他过去看,可蓝思追叫他快点回家去吧。

蓝思追在那家店铺前,看到一把把精致小巧的油纸伞被放在盒中,虽然是缩小版的,但却不比原版逊色。蓝思追对老板道:“麻烦给我这个吧。”他挑的是那把一眼就相中的,只因为伞面上的彩画与金凌的几乎一模一样。

小心地拿在手里,缓缓打开,这把小伞,赠予金凌如何?

蓝思追在路上闲逛着,有些孩子在自家门口摆出了材料,看样子是要制作小花灯啊。没有大人的指导,单凭孩子的小脑瓜还真有些困难。蓝思追看他们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完成一个步骤,是想在晚上的灯会玩的吧,不知要做到什么时候呢。

这一晃悠便是一下午过去了,夕阳开始西下,蓝思追如约走上那座石桥。他知道,金凌也正在等他,等他说些话。

直至最后一抹粉霞也消失在天空,好像昨日的时刻,两个少年相遇。那头有人的脚步声靠近,转上石桥另一端,蓝思追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终于来了。

“阿凌。”

金凌也站在了平地上,与蓝思追不过一掌之隔。他道:“来晚了,没有很久吧。”金凌问蓝思追。

“不久,来了就好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阿凌,我有件东西,要给你。”

“嗯,什么?”

他抬手呈给金凌看,小油纸伞。金凌没忍住笑了出来,伸手拿过来,放在眼前仔细地看了看它,最后给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:“不错,好看。”然后又是一阵笑,觉得自己已经很给蓝思追面子了。

“也没有那么差吧。”蓝思追显然有些怀疑自己,金凌便道:“我喜欢,收下了。”

可蓝思追突然不说话了,金凌拿着伞将双手背在身后。好像在各自酝酿着。

“阿凌,我昨天对你说,下次我要撑伞送你回去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我晚上想了想,这句话怕是要反悔了。”

金凌抬眼看向蓝思追,等待着。

“我觉得,不仅仅是替你撑伞,而是作为你的保护伞。更不是只有下次,我想要的,是一辈子。”

“蓝愿不会撒谎,也不愿去撒谎,何况是遵从本心而为。其实我早已,无法克制对你任何一点的思念,蓝愿一直以来都是在保护着所有人。可是,对于蓝愿来说,阿凌是特殊的存在。”

“不可否认的一件事,我心悦你。”

他在他面前说完,眼底是温柔。

“蓝思追,你很坏知道吗。”

金凌向前倾着身子,对蓝思追小声说:“同是。那四个字。”

我心悦你。

蓝思追与金凌同时笑了,靠近对方一些。

双唇紧贴。

夜空下,月光照映,水面上,多了个拥抱在一起的剪影。

古镇又下起细雨,七夕灯会也开始了。

“蓝思追,你不是说要撑伞送我吗,伞呢?难道用这个?”金凌举起小油纸伞给蓝思追看。

“一点小雨,我牵着你跑过去。”于是便拉过了金凌的手。

“以后也陪我看灯会怎么样?”

“好。”

灯火,笑声,七夕快乐。

【追凌】您的快递到了,请签收

# @我是一朵没有感情的莲花
#感谢鸡哥的设定!
#沙雕文警告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盛夏季节开学,每天顶着艳阳就是往学校跑。烈日高照,枝头上蝉鸣阵阵。金凌常常抱怨这鬼天气,出了汗以后冲个澡,舒服了不少,饶是烦躁。周末一到,便是如何也不肯出门了,待在自己的空调房里啃着冰棍打着游戏,好不快乐。

除非是我的快递到了,不然我死也不出去!

金凌如是说。

这么想着,金凌忽的记起什么,点进某宝查看物流。

“1,2,3………”派件好几个小时。根据自己多年的购物经验,大概已经到家门口了吧。刚思考完,手机便振动了一下,取件通知传来。

拿开放在腿上的笔记本,下床拉开窗帘,果不其然,快递车就停在代收柜旁边。

兴冲冲打开门才发觉后悔,热气扑面而来,热情地裹在金凌身上。由于在冷空气里待久了,这突然升高的温度闷得他脑袋发昏。

只有想不开的人才会出门。

他告诉自己,为了快递,冲鸭!

虽然现在过了日头最艳的时候,但这室外还是热的要命。

金凌又记了一遍取件码,走近代收柜便转身抬头,柜前早有人在使用了。看这着装便知他是快递员,手上拿着个包裹。

他走过去,那人注意到脚步声稍稍偏头,问:“来拿快递的吗?”随后蹲下将包裹放入柜子,再关上。

不拿快递我来干什么?金凌想着,也回答到:“嗯。”

他拿了另一个包裹起身后,说:“等一下我,还剩两个。”

低头核对着信息,金凌也瞄过去一眼,恰巧是自己的快递,上面写着“金凌”二字。心下惊喜,竟这么刚好,道:“那个,这件是我的。”

他看过来,指着怀里的东西,问:“你的?请报下信息。”

等金凌从他手中拿走包裹,他拾起最后一件快递,看了单子后直接递给旁边的金凌,又是自己的。金凌笑笑,拿好两件快递。他看看金凌便移步走了,也不知为什么,走眼或是怎的,金凌似乎看见他笑了。

不多想,取走柜子里另外两件包裹,金凌赶紧进了家门,抱着东西跑到屋子里去,可算凉快了。

边拆快递金凌边想,刚才那个快递员,长得倒挺耐看,可能是自己到现在为止,见过最俊的快递小哥了。

额前碎发,滴滴汗珠,有微风拂过,自是一番明媚。

不过,他确实笑了吧,在笑什么呢?

看着面前的快递,顿时一拍手,然后又不好意思的打了下额头。这一连四个快递,别人想不记住你都难,估计是笑这个?

身为一名勤奋好学积极向上乐于进取的大一新生好榜样,闲暇时间,金凌也没什么事做,只能窝在家里逛某宝,填满购物车买东西。可这大夏天的,着实不想出门取件啊!

吃口饼干压压惊。

天气预报说周日要下暴雨,金凌刚下单预约寄件并备注优先配送,一听到这个就脸黑。

隔天下午四点便起了风,乌云密布,哗啦啦降下大雨。金凌锁上窗,在客厅看电视,桌上放着用礼品盒装好的茶叶,要给自家舅舅寄去。雨声传入耳中,金凌再看向窗外时,雨珠沾窗,朦胧一片。

搞笑喜剧继续播放,半个小时过去了。没记错的话五点是最晚时间,可这雨却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
直到门铃发出声音,金凌喊道:“来了!”俯身拿起盒子跑去开门。这人披着雨衣,踩着雨靴,只露出脸庞,金凌立马认出来了,这不是昨天那个快递员吗?

“是你啊。金凌喜道。

“嗯,我来取包裹。”他说话的语气有些疲惫。

“这个。”金凌交到他手里,道:“下雨天麻烦你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他将礼品盒藏在雨衣中,就要走了。

金凌却道:“等等。”叫住了他。

他见金凌走进屋里,稍作等待。再出现后,金凌手里握着几张纸巾,塞到他手心,金凌说:“脸上有汗或者被淋到了可以擦擦。”

他点头,道:“谢谢。”

金凌站在门口,看他骑车离开了。

雨夜。

又是周一,开学的第二个星期。金凌起床,刚出门便见到熟悉的面孔。金凌和他打了个招呼。

此后,金凌经常见到他。代收柜前的他,骑车而过的他,上门取件的他。好几次,都是他来取金凌的寄件,以至于偶尔时开门发现不是他,心里倒生出些失落。也是莫名其妙。

金凌在手机上绑定了他来取件,于是知道了他的名字,蓝思追。名字好听人也好看。

“蓝思追,来了啊。”金凌给了他包裹。

他笑笑,转身。

午后,门铃响。

金凌开门,发现蓝思追站着身前。

先一步开口问:“你怎么来了?我没有要寄的东西吧?”见他不说话,又猜道:“你们有上门送货的服务了?”

“哦不对,我也没买东西啊最近。”

“那你到底来干嘛的?”

“您的快递到了,请签收。”蓝思追说。

金凌一头雾水,皱着眉头疑惑道:“快递,哪里有?”金凌环视了四周,明明只有蓝思追一个人好吗!他的目光又回到蓝思追身上,打量片刻。

金凌不动了,看着他。

蓝思追呼出一口气,道:“我是试用品,可以退还的那种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们,能不能试试………”这一副认真的表情,越说越小声。金凌还是听得见的。

金凌微愣,脸上有些发热,道:“我可从来没有,买了后悔的习惯………”

蓝思追听后,伸出手,道:“能签收您的快递了吗?”

“好。”他握住蓝思追的手,紧扣。

蓝思追道:“您已取件成功。”

“现在起,我是您的专属了。”

【追凌】好久不见


1.

那一年,他大一,而他是大四的学长。

“我仅代表我校全体师生,热烈欢迎本届大一新生。”

一句话说完,台下响起众人的齐齐掌声。金凌端坐在班级最前方,同其他人一样拍着手,双目注视着讲台后的那个人。

四年过去,还是记忆中的那副模样,只不过,比较高三时的他,要更成熟了些。

这个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的大四学长,叫蓝思追。学习成绩优益,尊师敬长,待人友善性格好,最突出的是长得俊朗,生得好看。

走到讲台旁站定,随后向着大家微微鞠了一躬。退至一侧,将位子让给了辅导员。

金凌的眼神依旧追在他身上。蓝思追今天身穿学院校服,衣架子果然怎么样都好看,何况还是蓝思追这般样子的男生。

他盯着他看。许是察觉到了,男生的视线移到了台下,正好对上了金凌的眼。没有收回。

金凌被这突然的对视给懵了一秒,呆呆地竟然还继续看着,那边却已经细细打量了金凌一番。

蓝思追,他笑了。

他对自己笑了?

金凌这才反应过来,犹豫一会儿,嘴角终于弯起了点弧度,然后迅速低头不去看他。

2.

四年前,金凌初三,蓝思追高三,两个人正逢重要考试的时期。在同一所中学,不同的年级,是同样的奋斗。

临近高考,校内的广播电台正在征集对学长学姐的祝福留言。一直暗恋着学长的金凌,匿名给蓝思追留言了。

广播准时在中午12点开始,金凌的留言是第一个被念到的,他只写了两句话:“学长,高考加油!谢谢你帮我辅佐难题。”

他来到安静的一角,当听到自己的留言被念出来时,心脏跳的好快。而蓝思追在教室中,被第一句“给高三(2)班蓝思追学长”所惊喜。

高考的前一晚,金凌在台灯下,合上手掌,为他加油。

结束后,蓝思追来到金凌家中,帮助他度过最后两周的时间。

休息时,他对金凌说:“谢谢你那天的留言。”

“留,留言………学长你怎么知道的?”金凌困惑了。

学长不是也经常教别人吗,怎么我就暴露了。

“傻,我只教过你一个学弟,其他人都是同年级的。”

“哦,这样吗。”

蓝思追考上了心仪的大学,而金凌也顺利升上本校高中部。之后,两个人就没有联系了。

3.

唯一的一次,是金凌高考备战期间,邮寄过来的明信片。上面的字很好看,写着:“我在这里等你,请加油。”下方是蓝思追的签名。

于是,金凌拼命去学,结果令人满意。

他便有了再次与蓝思追相见的机会。

4.

大会结束后,金凌回到宿舍,那张明信片就摆在桌面上,好像又想起那个时候了。

这一年,大家都很忙。蓝思追和金凌仅仅约过几次,交流过往,讨论问题,也谈谈心。

金凌觉得,即使过了这几年,他对蓝思追,还是那么在意。

5.

当毕业典礼的彩花落下,飘满了这座礼堂,欢呼雀跃与依依不舍交杂,拥抱与合影,牵手与微笑。这意味着,蓝思追毕业了。

他选择成为一名教师,就职于高中母校。

金凌当然为他开心。

6.

此后又过了一年。

大三开学的第一堂课,门外走进来一位男老师。一身西装,抱着教案来到讲台。

抬眸,教室内瞬时起了声音。

金凌直直看着他,嘴上示意其他人安静,自己却是抑制着那份开心。

那位男老师道:“我是你们的代课老师,蓝思追。”

下课后,金凌跟着蓝思追来到了办公室,他问:“你怎么来了,还代课。”

“你们老师出差,学校就把我抓来上课了。”

“那你,什么时候走?”

“也就七节课。”

这么少吗………

金凌期待着蓝思追的每一堂课,但又矛盾时间太快,因为每上一节,就代表蓝思追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。

7.

礼堂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毕业生,现在也轮到金凌了。

毕业后,金凌住在了舅舅那里。这个假期,他还打算出去一趟。

到达了地铁站,他拨通蓝思追的电话,对他说:“喂,蓝思追吗?”

“金凌,好久没收到你的电话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好久了啊,却还熟记着你的号码。

“我现在正坐着地铁,想去拜访一位大学老师。”

周围是人群的杂音,地铁内稍微有点挤。

“是吗,我也坐地铁呢。”

抵达站点后,人们三三两两出去了一些。也有结伴的初高中学生上来,虽然校服样式变了,但是学校的校徽还是那样,是母校的学生。

下一站便是终点了,人也少了许多。

“还有十秒钟进站。”广播响起。

电话两头传来同样的声音。

“金凌,你回头看看。”蓝思追说。

“啊?哦。”他心中大概是猜到了,深呼吸一口,缓缓地,转过身。

隔着几个学生,金凌看到了那端站着的人。蓝思追拿着手机,说:“我们好像要去同一个地方呢。”

金凌愣了好几秒,然后笑道:“嗯。”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列车到达终点站,他牵着他的手。

是的,他们在一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