拜托看置顶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花怜】愿

城主生日那天码的,这里发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花城生日快乐!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再微小的事情,只因同你一起,便是天地间莫大的幸福。”

日光归于大地,收敛一泻千里的枫红霞云,从此刻替换上久眠的月色。

朝暮更迭,就代表着集市里菜贩的摆摊收摊,提着油纸糊的大灯笼,背上骑着小孩,有些无奈的抱怨道:“今天谢道长又带那高个子来买菜,价钱都给砍光喽。”他转头看向身上的孩子:“小子,你可别学这套。”

“可是爹爹,那个哥哥挺好的,我看到他那时候还给小道长揉腰呢。”

鬼市本就没有白天,今晚的夜幕也同昨日一样。喧闹的喧闹,争辩的争辩,任凭你外界是风是雨是春是冬。

千灯观大门一闭,所有的嘈杂通通被吞吃,化作极小的声音,若不静下来仔细听,便是如何也察觉不到的。这也是为什么谢怜喜欢在千灯观待着了。

“三郎记得自己何时生辰吗?”谢怜在花城怀中忽然提问。

“哥哥,你这倒有点为难我了,虽说我知道的多 ,但这个问题……”花城歪头想了想。

“不记得的话就罢了,我只随口一问,不过是想起那摊贩的孩子叫着说今日他生辰。”谢怜继续了手上的题字。

“哥哥,三郎不记得自己是哪天出生了,但民间似乎有传所谓我的生辰日……”花城将下巴抵在谢怜肩上,道:“就是今日吧。”

谢怜听着便喜道:“今日?那我现在着手做一顿替三郎庆生可还来得及?”说着就要马上行动,却被花城圈了回来。

“不用了哥哥,生辰这种东西过不过都无妨,只要哥哥陪着我就好。”花城笑着,伸出一只手握着笔杆,边写边说:“本就没经历过这种滋味,况且三郎都多少岁了。”

“多少岁都能过的,三郎不曾体会过,今日我就让三郎过一次生辰。”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坚定。

从前没有一个人会对他这样说,世上无人知晓他的生辰,连他自己,花城,周遭了这许多,早已忘却漫漫岁月里的这一天。他感谢能与谢怜相遇,更别提如今两人共患难,共生死,心连结着心,无甚满足。

内心被人戳了一般,不知从何处升腾起的愉悦,他知道自己总是败在谢怜面前。“那好,三郎过生辰。”书罢搁笔,纸上一看就是尽力而为所作的“花怜”二字。

“花怜。好听,既然做饭已经晚了,那不如三郎对着自己写的字许愿吧。”谢怜盯着花城看,眼中闪着期待。

“不要,字太丑了,哥哥来写一个吧。”花城塞给谢怜毛笔。

“噗,三郎,三郎的字已经有进步了!所以快许愿吧。”

“许愿啊……”花城对着眼前的纸张,思衬片刻后开口:“一愿哥哥无时不刻的快乐,二愿哥哥永远坚守本心,三愿……”

“打住,三郎傻不傻,这是你的生辰愿望,许我这两条干嘛,换掉换掉。”莫名脸上一热。

“可是哥哥,许愿了可不能反悔啊。”

“那剩下一条千万要好好考虑。”

“我藏在心里说。”谢怜听了点头。

“三愿,花城,能护谢怜直至肉身不复,骨灰无存。将挽红线,伴其游尽此生。”

你就是我的期愿啊。

花城睁眼,见谢怜拍着手说:“嗯,三郎也是过了生辰的人了!怎么样,三郎开心吗?”

一把抱紧了谢怜,花城道:“开心。”谢怜轻笑了,哄孩子般拍着花城的后背:“那下次,还陪三郎过生辰。”

“我这莫大的幸福,全都是由你带来。”

【花怜】执笔

#2017最后一篇是花怜,2018第一篇也是花怜
#给 @neko 小可爱的粮~
#人物归秀秀
#食用愉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鬼市的夜空与外界一样,夜里无星,只是少一轮皎皎明月。道路两侧吆喝叫卖的众鬼们,几乎把喧闹掀上了天,毕竟,鬼是不需要睡觉的,他们大可以闹个通宵。总而言之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 今天却是个例外,前一秒还热热闹闹的,后一秒全都闭了大门一溜没影了。原因当然在于花城回来了,重点是,谢怜跟花城一起回来了。

     谢怜目睹了这惊人的速度,略略疑惑的道:“怎么都走了?”

     “没事,哥哥,去千灯观吗?”花城权当无事发生。
     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 耳边没有了聒噪,只有彼此轻微的脚步声。呼气吸气,平息,心脏跳动,这是谢怜的感觉。

     进了千灯观大门,迈进大堂。谢怜目视前方,看见那书案上归置整齐的笔墨纸砚,却想起了某些不该出现的画面。

     第二次进千灯观,观内依旧陈设简单。站了一会,谢怜信步走到花城面前。虽然需要仰视才能对上他的眼睛,但这完全不妨碍谢怜以一种老师的眼光问道:“三郎,有好好练字吗?”

     花城一愣,愧道:“这……我按哥哥的话练了大几遍。”
     随后又补充道:“总觉得不如哥哥写得好。”

     “无妨,写来给我看看?”谢怜已经走到书案旁挑了一只毛笔,展平了一张纸,沾了墨水,自右向左提笔作字。第一笔落下,笔势平稳,笔画规矩,笔锋凌厉,一字工整完成。稍走小半步,又是一落笔。花城看着书案上的谢怜,是专注的,是平和的,是他所信仰的。

     谢怜落下最后一横,搁笔。花城来到他身边,看他写下的四个字:狗年大吉。抬眼看向谢怜。

     “听说今天那个世界迎来了狗年。”谢怜道。

     “哥哥,我知道,那个世界的人(小丫头们)很好。”

     谢怜把笔递给了花城,道:“三郎也来写点什么?”

     花城道:“既然如此,哥哥不许笑。”

     “好好好”三郎,我尽量。

     等到真正写的时候,谢怜看着花城的字憋笑憋得辛苦,倒不是因为他写的难看,相反的是,虽然还跟谢怜的水平差得远,至少进步了不少。只是花城纠结在一起的眉眼,与他在外人眼里的形象差得老远。一副写不出答案但还要瞎编一通的样子。

     不知道花城出于什么执念,意料之中的写了那句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给谢怜老师交完了作业,花城刚松下几口气又提上来几分。让他开心的是,谢怜鼓励道:“嗯,这次写得比上次好。所以说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不行呢?”

     “真的!?”花城问。

     谢怜点头。

     花城内心抑制不住的欣喜,道:“哥哥教的好。”
     谢怜低笑,道:“三郎本身就聪明。”

     那个,三郎啊,在你还没出师前,能…………别说你的字是我教的好吗?

     谢怜见花城低着头看着自己的“佳作”,道:“三郎。”

     “嗯?怎么了哥哥?”花城抬头问谢怜。

     看他还算清醒,谢怜朝他笑着说:“没事,就叫叫你。”

     今天的花城很开心,非常开心,殿下今天夸他还对他笑。他知道世界上最耀眼的神正站在他眼前,他耀眼了他每一个日日夜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鬼A:见鬼了!见鬼了!真是见鬼了!
小鬼B:瞎嚷嚷什么啊!这大街上哪个不是鬼的?
小鬼A:不不不!!真是比见了鬼还恐怖!我刚刚,看见城主了!城主,城主,城主他居然笑了!!!
小鬼B:???你别是傻了吧!
小鬼A:城主不仅笑了,嘴角还疯狂上扬!!!
小鬼B:哔——【吓得我他妈都断线了】

    

    

【花怜】因为是你

#第一篇花怜
#也是今年最后一篇文啦
#人物归秀秀
#食用愉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菩荠观内,谢怜正在苦心钻研着自己的料理。锅里黑乎乎的不知是什么东西冒着泡,但总算是有了点光泽,不至于卖相太差了。左右踱步了一会儿,听见有敲门声响起。谢怜道:“三郎吗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 花城开了门,脚步轻快,看样子还挺高兴。谢怜也没转头看他,微笑道∶“三郎这是遇见了什么好事呀?这么开心。”话音刚落,便听身后那人朝自己走来。下一刻,有一双熟悉的手掌牢牢地环在了腰间,谢怜勾了勾唇,放下了支手撑下巴做思考的姿势,双手直向下覆在了花城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 微微扭了个头,看向搭在自己一肩上的笑脸,像花城习惯性的挑眉一般,挑起了一边眉。花城好笑的离开了谢怜的肩膀,在他头顶道∶“能陪在哥哥身边,每天都会很开心。”谢怜心中欢喜,面上也浮现出喜色,道∶“三郎,我也是。”他听见花城再一次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 站了片刻,谢怜大叫∶“啊,对了,三郎,尝尝我最新研究的排骨汤。”花城很是愿意∶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 花城松开了手,坐在桌前。谢怜盛了两碗汤,端了过来,道∶“试试看味道如何。”身旁的花城勺了一勺汤,送进嘴里,谢怜见他一脸满足的又喝了几口,望向手中那碗灰黑的东西,一搅勺子,捞上来几个表面沾着黑的排骨,这哪里是排骨啊,简直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 花城一碗要见底了,谢怜才喝了一口。噗!刚一入口就喷了出来。这!这什么鬼味道!

     谢怜佩服的看着花城又盛了一碗,擦了擦嘴,道∶“三郎啊,也就你会吃得下我做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 “是吗,我觉得很好啊。”花城道。

 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 “至少,卖相好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 谢怜心想要是这东西拿出去卖,岂不是要叫人打死,有没有力气打还是个问题,保不齐直接就瘫死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 “当然,哥哥做的我都爱吃。”

     “有关于哥哥的一切,我也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 谢怜愣愣,喜道∶“三郎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 因为是你,所以才爱上了这个有你存在的世界。

     我想为你而活。

     殿下,我喜欢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