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追凌】古镇又细雨

#追凌七夕活动
#9:00
#主题【细雨】
#画手搭档 @谢之
#和老师们一起参加的活动,开心♡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听闻江南一带倒是处绝佳的游玩之地,河湖交错,水网纵横,又有小桥流水依岸人家。可谓浑然天成,自是一派韵味。

本就是个喜爱游历四方的人,若能体会到此般山水之乐,蓝思追必是欣然前往。

一路走走停停,口中不禁赞叹这水乡古镇当真美绝,难怪来过这儿的人都称意犹未尽。行至客栈门前,蓝思追仰头自上而下扫视一遍,刚要再夸上一句,门内传出声音来了。

“哎呦哎呦小公子呀,来我店里住嘛,你好生俊俏的嘞。”老板娘一口流利的当地方言,倚靠在门上对着蓝思追调笑着说。虽然蓝思追并不是听得很清楚,但总感觉有点亲切感,脸上笑起来了。

那老板娘一看这小公子笑了,忙走下石阶招呼到蓝思追身旁,说:“看嘛这笑的可开心,我这店里好的很喽,来来来我带你进去。”

蓝思追一点头,道:“好,多谢老板娘。”

这便被人按着肩膀往里走,老板娘在他身后说:“叫小姐姐更好听嘞。”

“你看你害不害臊哟。”掌柜的老板收起算盘,调侃了一句妻子,听老板娘又怼回几句,这就是夫妻之间的小乐趣吧。蓝思追憋笑,这里的人家真热情啊。

老板娘给蓝思追安排了一间窗户朝河岸的屋子,这样蓝思追赏景也方便。收拾好床榻衣物,趁着午后舒爽的时间,蓝思追准备出去逛逛。

这才刚下楼,给老板娘瞅着了又想过来,蓝思追便道:“小姐姐,我出去会儿。”

“哦哦!玩得开心哩!”蓝思追踏出门槛,老板娘在丈夫身边炫耀着:“看人家小公子多识相!”

青石板铺就的沿岸道路,顺着小商店小吃店和当地人家的房屋,一直延长到看不见的老远处。现在天色才要开始暗下,已经有不少店铺点起了灯。卖菜的卖肉的卖水果的人们陆陆续续来到岸边,出摊的出摊。

妇女们提了个菜筐子,勾在臂上,听着一个比一个高的吆喝声调,来到最常光顾的摊位前,互道一句晚上好。微微弯腰挑着蔬菜瘦肉,笑吟吟地付了钱,走之前还得跟摊主聊上几句家常。

两个对岸隔着一条河流,架着一座石桥。蓝思追还没到那边看过呢,心里这么想着,脚下就缓缓抬步迈上桥了。

踏上十几层台阶,站在石桥最高处的一方小平地,蓝思追环视着周围的风光。由于在高处视线范围扩大了一圈,起先看不到的事物都收录进了眼中。越来越多的人声响起,也有小姑娘家的在岸边唤着蓝思追,说着公子快来。

蓝思追前进一步,微微低下头看向水中倒影。这石桥底下是个大拱门,左右两边也有一对小的。石桥映在水面上,衬着蓝天白云,翠绿树荫和小镇屋舍,多么好看的一幅画。

就连这画中的少年人,都那样美好。

可是画面上似乎闯进了一位客人。

水面上多出一叶小舟,朝着蓝思追这头的方向顺水而行。舟上的少年坐在木舟前段,正收着小船桨。一眼便认出了他。

蓝思追伸手进袖,眼看着木舟漂到了桥洞前,喊道:“金凌!”紧接着抛下了一件物什。少年听着上方有人唤他名字,一抬头,就有什么东西正正掉在了手上。

那是一把折扇,金凌双手将其展开,只一秒迅速看了扇面,合起。对上蓝思追眼睛,道:“喝个茶去吧。”蓝思追点头,转身下了石桥,到对岸去。

金凌将小舟划到岸边,执扇起身。蓝思追已在桥头等着他了。两人同行,找了家小茶馆,坐在外面的圆桌上,点了壶清茶。

倒上两小茶杯,饮上一口。金凌先问了:“你什么时候来这的?”

“刚找了客栈便出来看看,不曾想竟能遇到阿凌。”蓝思追道。

“我就试试划个舟而已,结果就看见你。”金凌说着,将手中的折扇递给蓝思追,道:“喏,还你。”

蓝思追一笑,接过。

“我只是闲得慌来玩几天的,你呢?”

“同是。我对这儿还不是很熟,可否请阿凌………”蓝思追还没讲完,金凌便已猜到了,回答他:“这几天本公子就勉强带你游玩一下咯。”

“那就劳烦了。”蓝思追端起茶杯饮尽了,又替自己斟满。

金凌看着他,忽然想起了什么,告知蓝思追一声:“我住的客栈在那边。”金凌指着蓝思追身后的一家挂着旗子的店面,待蓝思追扭头看去,他心下道巧。

再与金凌对视,眉眼弯弯,唇角轻翘,道:“阿凌与我恰是对岸呢,你瞧这两间客栈。”

“我瞧着你怎么这样开心,不过是隔着条河罢了。”金凌撑着下巴,面前的人立马回道:“平日总不见阿凌你,难得同游,叫蓝愿如何不欢喜呢?”

少年被这一句话弄得无可应对,咬着唇将目光投向别处,分明是有小心思被藏着,他不敢看蓝思追了啊。他暗自抱怨着真是的,每回在他跟前就扯不出话来。

年少时谁还没有懵懂过,金凌也是。

蓝思追生出些得意的心理,又倒了几杯茶水。而金凌的茶杯,一直没被动过第二次。你我无言,好像也能静静待上很久。

渐渐的,天色暗了。过了会儿,有几滴液体落在了地上,看一看夜空,是乌云抱着团,下雨了。路上的人们停留在原地,纷纷抬头,雨水也打在了衣服上,接二连三的道:“下雨哩!”“赶快的回家嘞!”

家近的一溜烟没影了,那些从隔壁小镇跑来玩的人便找了馆子躲雨,顺便也能解决一下晚饭。小孩子们知道是下雨了,倒也没慌着跑了,抱着头和同伴在街上继续追赶打闹,当然最后都被父母领回了家。还有吆喝声传来,摊主们都早有准备,架起了小棚子,免得让客人和东西淋到雨。虽然下雨了,但照样在棚内坐着板凳收钱唠嗑。

古镇的雨天,是另一种美丽。

这家茶馆也坐满了人,厅中顿时热闹起来。

金凌借着夜晚的徐风与凉爽,终于消散了脸颊上余热。蓝思追看这丝丝细雨,将沿路青石板打湿。金凌划过的木舟正在轻微摇动,小舟旁,圈圈涟漪。

“还好雨下得不大,能跑回去。”蓝思追为自己感到庆幸,金凌却道:“没带伞吗?”然后他低头从桌下拿出了东西,说:“要不我送你?”

“好啊。”

金凌撑伞,蓝思追听他讲:“硬是送给我这把油纸伞还叫我带出来,真派上用场了。”

“阿凌喜欢这里的人吗?”蓝思追让金凌将伞柄给了自己,握着伞为两人遮雨。

“嗯。”

挨着彼此左一脚右一脚地走,不过是几步路。金凌在伞下偷瞄着蓝思追,他还是那一脸的愉悦,下一秒蓝思追看向金凌,说:“阿凌,怎么了吗?”

“没有,上桥了。”金凌移开了停留在蓝思追身上的视线,和他一起走过石桥。雨下得小,所以从油纸伞上流下的雨水断断续续的,一颗或者几颗,啪嗒掉在两人鞋上,也只是恰巧的几滴。

到了客栈门前,两人停住,蓝思追便问金凌了:“不进来吗?”金凌快要摇头了,老板娘这才跑来道:“原来二位小公子是朋友啊,来坐坐呗!”说着就把蓝思追和金凌都推了进去。

金凌道:“多谢了。”收起油纸伞,随蓝思追上了楼梯。在他屋内坐下,蓝思追道:“还麻烦阿凌送我回来,谢谢。”

“嗯,不过你要是真想感谢我,能答应我一件事吗?”金凌对蓝思追提出了邀请,道:“明日是七夕节,晚上有个灯会。”

“好啊我答应你。”

“那好,明日傍晚你在古桥上等我。”金凌有些掩不住内心的激动,蓝思追又答了一声“好。”他便急着要回去了。

“阿凌!”

“啊?”

“下次让我撑伞送你回去。”

金凌没回头,笑了,拿起伞再次行走在雨中。

“七夕节啊。”

次日,起的最早的当然是夫妻二人。蓝思追睡醒后来到桌边,打开木窗,呼吸着水乡古镇的清晨空气,看那青山香雾缭绕,朦胧的像是几层面纱。

吃了点早餐,蓝思追便和老板娘聊起了天。蓝思追问老板娘的第一个问题,就是“这附近哪里有集市吗?”

“有的嘞,就我们店向前一直走一直走,对的我没记错,那里的小集市呀大人小孩都爱去哟。”

“谢谢姐姐告知。”

老板娘乐呵呵的道:“小公子可真讨喜嘞。”

蓝思追准备给金凌些礼物,但又不知道该送什么,于是想到去集市上找找灵感。他按着老板娘说的话找到了这里的集市,果真许多大人小孩。

蓝思追穿行在其中,经过十几个小店,可都没找到合适的礼物能让他满意。将要走向左侧的一家雕塑铺,一位孩子却从前方直冲过来,扑到蓝思追身前,差点摔了一跤。蓝思追把男孩扶正,询问他有没有受伤,男孩说着:“谢谢哥哥,没有事哦!”

“下次不要再跑那么快了。”

“好!”男孩举高了双手,答应蓝思追。他的手上,拿着一把缩小了的油纸伞,伞面展开着。

“你这是从哪里买的?”

“就在右边那个买伞的地方!”他还想牵着蓝思追带他过去看,可蓝思追叫他快点回家去吧。

蓝思追在那家店铺前,看到一把把精致小巧的油纸伞被放在盒中,虽然是缩小版的,但却不比原版逊色。蓝思追对老板道:“麻烦给我这个吧。”他挑的是那把一眼就相中的,只因为伞面上的彩画与金凌的几乎一模一样。

小心地拿在手里,缓缓打开,这把小伞,赠予金凌如何?

蓝思追在路上闲逛着,有些孩子在自家门口摆出了材料,看样子是要制作小花灯啊。没有大人的指导,单凭孩子的小脑瓜还真有些困难。蓝思追看他们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完成一个步骤,是想在晚上的灯会玩的吧,不知要做到什么时候呢。

这一晃悠便是一下午过去了,夕阳开始西下,蓝思追如约走上那座石桥。他知道,金凌也正在等他,等他说些话。

直至最后一抹粉霞也消失在天空,好像昨日的时刻,两个少年相遇。那头有人的脚步声靠近,转上石桥另一端,蓝思追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终于来了。

“阿凌。”

金凌也站在了平地上,与蓝思追不过一掌之隔。他道:“来晚了,没有很久吧。”金凌问蓝思追。

“不久,来了就好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阿凌,我有件东西,要给你。”

“嗯,什么?”

他抬手呈给金凌看,小油纸伞。金凌没忍住笑了出来,伸手拿过来,放在眼前仔细地看了看它,最后给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:“不错,好看。”然后又是一阵笑,觉得自己已经很给蓝思追面子了。

“也没有那么差吧。”蓝思追显然有些怀疑自己,金凌便道:“我喜欢,收下了。”

可蓝思追突然不说话了,金凌拿着伞将双手背在身后。好像在各自酝酿着。

“阿凌,我昨天对你说,下次我要撑伞送你回去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我晚上想了想,这句话怕是要反悔了。”

金凌抬眼看向蓝思追,等待着。

“我觉得,不仅仅是替你撑伞,而是作为你的保护伞。更不是只有下次,我想要的,是一辈子。”

“蓝愿不会撒谎,也不愿去撒谎,何况是遵从本心而为。其实我早已,无法克制对你任何一点的思念,蓝愿一直以来都是在保护着所有人。可是,对于蓝愿来说,阿凌是特殊的存在。”

“不可否认的一件事,我心悦你。”

他在他面前说完,眼底是温柔。

“蓝思追,你很坏知道吗。”

金凌向前倾着身子,对蓝思追小声说:“同是。那四个字。”

我心悦你。

蓝思追与金凌同时笑了,靠近对方一些。

双唇紧贴。

夜空下,月光照映,水面上,多了个拥抱在一起的剪影。

古镇又下起细雨,七夕灯会也开始了。

“蓝思追,你不是说要撑伞送我吗,伞呢?难道用这个?”金凌举起小油纸伞给蓝思追看。

“一点小雨,我牵着你跑过去。”于是便拉过了金凌的手。

“以后也陪我看灯会怎么样?”

“好。”

灯火,笑声,七夕快乐。

评论(30)

热度(1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