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花怜】愿

城主生日那天码的,这里发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花城生日快乐!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再微小的事情,只因同你一起,便是天地间莫大的幸福。”

日光归于大地,收敛一泻千里的枫红霞云,从此刻替换上久眠的月色。

朝暮更迭,就代表着集市里菜贩的摆摊收摊,提着油纸糊的大灯笼,背上骑着小孩,有些无奈的抱怨道:“今天谢道长又带那高个子来买菜,价钱都给砍光喽。”他转头看向身上的孩子:“小子,你可别学这套。”

“可是爹爹,那个哥哥挺好的,我看到他那时候还给小道长揉腰呢。”

鬼市本就没有白天,今晚的夜幕也同昨日一样。喧闹的喧闹,争辩的争辩,任凭你外界是风是雨是春是冬。

千灯观大门一闭,所有的嘈杂通通被吞吃,化作极小的声音,若不静下来仔细听,便是如何也察觉不到的。这也是为什么谢怜喜欢在千灯观待着了。

“三郎记得自己何时生辰吗?”谢怜在花城怀中忽然提问。

“哥哥,你这倒有点为难我了,虽说我知道的多 ,但这个问题……”花城歪头想了想。

“不记得的话就罢了,我只随口一问,不过是想起那摊贩的孩子叫着说今日他生辰。”谢怜继续了手上的题字。

“哥哥,三郎不记得自己是哪天出生了,但民间似乎有传所谓我的生辰日……”花城将下巴抵在谢怜肩上,道:“就是今日吧。”

谢怜听着便喜道:“今日?那我现在着手做一顿替三郎庆生可还来得及?”说着就要马上行动,却被花城圈了回来。

“不用了哥哥,生辰这种东西过不过都无妨,只要哥哥陪着我就好。”花城笑着,伸出一只手握着笔杆,边写边说:“本就没经历过这种滋味,况且三郎都多少岁了。”

“多少岁都能过的,三郎不曾体会过,今日我就让三郎过一次生辰。”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坚定。

从前没有一个人会对他这样说,世上无人知晓他的生辰,连他自己,花城,周遭了这许多,早已忘却漫漫岁月里的这一天。他感谢能与谢怜相遇,更别提如今两人共患难,共生死,心连结着心,无甚满足。

内心被人戳了一般,不知从何处升腾起的愉悦,他知道自己总是败在谢怜面前。“那好,三郎过生辰。”书罢搁笔,纸上一看就是尽力而为所作的“花怜”二字。

“花怜。好听,既然做饭已经晚了,那不如三郎对着自己写的字许愿吧。”谢怜盯着花城看,眼中闪着期待。

“不要,字太丑了,哥哥来写一个吧。”花城塞给谢怜毛笔。

“噗,三郎,三郎的字已经有进步了!所以快许愿吧。”

“许愿啊……”花城对着眼前的纸张,思衬片刻后开口:“一愿哥哥无时不刻的快乐,二愿哥哥永远坚守本心,三愿……”

“打住,三郎傻不傻,这是你的生辰愿望,许我这两条干嘛,换掉换掉。”莫名脸上一热。

“可是哥哥,许愿了可不能反悔啊。”

“那剩下一条千万要好好考虑。”

“我藏在心里说。”谢怜听了点头。

“三愿,花城,能护谢怜直至肉身不复,骨灰无存。将挽红线,伴其游尽此生。”

你就是我的期愿啊。

花城睁眼,见谢怜拍着手说:“嗯,三郎也是过了生辰的人了!怎么样,三郎开心吗?”

一把抱紧了谢怜,花城道:“开心。”谢怜轻笑了,哄孩子般拍着花城的后背:“那下次,还陪三郎过生辰。”

“我这莫大的幸福,全都是由你带来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