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追凌】心悦你


     正值阳春四月,春风拂面,袭入云深不知处。姑苏蓝氏向来按时入寝早起,何况今日是个难得的日子。蓝曦臣穿戴整齐,这便出了卧房。

        云深不知处上下忙得不可开交,蓝曦臣正在大殿主持着,各项事宜安排得井井有条。蓝启仁在一旁看着,忍不住心自感叹:“曦臣不愧为我所钟意的弟子,日后蓝家大任我便可安心交于他了。”只是……忘机,不想也罢……可这一想,蓝启仁就不住腹诽:魏婴此人,当真不可饶恕!

        “叔父。”蓝曦臣微一颔首“清谈会的个中细节弟子都已安排妥当。”蓝启仁不愿再去回想,回道:“曦臣当真为我得意弟子,迎宾之事可还顺利?”见蓝启仁问起,泽芜君有些面露难色:“算是顺利,不过那云梦江氏的江宗主还未携金小公子赶来,怕是半路耽搁了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 哪是半路耽搁了,分明是江澄不愿见那魏婴。金凌这次也不知怎的,莫名期盼着蓝家的清谈会,见他舅舅死也不肯去,硬是冒着被打断腿的危险,把他亲生舅舅拖到了云深不知处。好巧不巧,蓝湛和魏婴今早刚颠鸾倒凤了一遭,便被蓝曦臣叫出来迎宾。

       魏无羡一见江澄来了,道:“哟,你终于来了,我跟二哥哥等你好久了。”魏无羡向蓝忘机那靠了一靠,江澄上下打量了一番,脸一黑再黑。

        金凌在东张西望找着什么,魏无羡看了眼他,转头道:“先往里请吧。”蓝忘机与江澄微一颔首,道:“江宗主,请。”江澄不愿久待在这儿了,抬脚往里走顺便喊了一声:“金凌,走。”见他没吱声,偏头一看是一脸的不情愿,双眉皱起,心中更是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 “让金凌在云深不知处玩玩罢。”魏无羡道。

        少年顽心,难得金凌心情颇佳,江澄管不住他,便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待江澄与蓝湛离开后,魏无羡对金凌说:“思追在静室后的树下喂兔子。”金凌愣神片刻,稍稍退了几步,脸上红着:“谁说我要找他啊!”喊完就朝静室后跑去。魏无羡笑笑,负手向大殿走去:“找蓝湛玩去。”

       金凌一路飞奔,顾不得四下景物,猛地撞到了某人面前,那人身形颤了颤,看清那金衣小公子。金凌一吓,猛一挣开,冲他喊;“好大的胆子!竟敢挡我的路!”金凌一手指着来人,抬眼看去,竟是蓝思追的笑脸。

       魏无羡他居然没骗我,蓝思追果真在这。

       “金公子,你没事吧?”蓝思追笑着。“我怎么会有事,倒是你,被人撞了很好笑?”蓝思追还是笑着:“没事。”金凌扶额。

         蓝思追坐了下来,在微风吹拂的草地上,给那十几只兔子喂食,好不惬意,惹得金凌一阵羡慕。

        “金公子要来吗?”蓝思追望向他,伸出一只左手。金凌思索着:离清谈会开始还有半个时辰,应该没问题吧。正欲伸手握住那人好看的手,却被十几只兔子一齐扑倒,“扑通”一声坐了下来。坐是坐下了,只是屁股有点疼。

       蓝思追见状,笑了出来:“金公子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蓝思追你找打吗!还笑!”金凌正要挥手给他一掌,蓝思追立刻止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只小黑兔跳上金凌腿上,扒着金凌的衣裤死活不松开,金凌本以为仙子已是很黏人,谁知这只黑兔比仙子甚之又甚。金凌要扯下它,它不但不同意,还开始蹭他脖颈。如此这般,是在向他撒娇?一旁蓝思追和一群白兔玩的甚好,时不时发出一声轻笑。金凌好胜心上来了,要跟蓝思追换一换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换嘛,可想而知,金凌活生生被埋在兔子堆里了。得亏蓝思追及时救场,唤它们下来。金凌双手交叉至于胸前,开始怀疑人生。蓝思追看他这样又想笑:“金公子,慢慢习惯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蓝思追把自己的童年经历讲给金凌听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,没想到蓝思追你还有这种,这种故事,哈哈哈哈哈。”那人只是看着金凌笑,只字不语。末了,金凌笑够了,止住嘴角弧度。转而去看蓝思追,发现他也在盯着自己,脸颊又一次不受控制,避开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只黑兔钻空跳了上来,去寻金凌的唇瓣,金凌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它抠下来。蓝思追探手安抚那黑兔背腹,才把这顽皮孩子揪过来。往身边一放,拉过金凌的右臂,往自己身侧带了带。

         覆上他右脸,直觉两片唇瓣下,本就滚烫的皮肤又烫了几分,金凌整个人都僵了,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,只有清风夹杂着些许晨露的香甜拂过两人发梢。

         草地上的片片青翠还在摇曳,兔子们围在一起,一直被忽略的小苹果在树下呆呆的往这里看,嘴中啃着个新鲜的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满意的看着金凌涨红了脸,这才意犹未尽的离开了。“蓝思追!!!你当真不想活了?!”

         蓝思追擒住起身要跑的金凌,拉他坐下,双目相对,柔声道:“阿凌,我心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金凌被这一句吓懵了,半晌,结巴回到:“知,知道了!”蓝思追抱了他个满怀。不过是面颊绯红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许久,蓝思追和金凌起身,理了里两人的衣服。清谈会要开始了,得走了。自然的牵过对方的手,金凌第一次这般安心的握住蓝思追的手掌,温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 草地上那十几只兔子看着还未吃完的食物,竟是一点都不感觉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11)

热度(1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