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追凌】梦罢

#结尾第一人称
#迟来的中秋快乐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年中秋,蓝思追和金凌准备回莲花坞过。

两人坐上小船,趁着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,缓缓地往云梦的方向去了。

流水静静淌着,日头也越升越高。

金子轩与江厌离早已在岸上等候着。

金凌站在船头,向他们挥着手,喊道:“阿爹!阿娘!”同样的,他收到了两抹微笑。

上岸后,金凌与爹娘拥抱片刻,而后蓝思追颔首,向两位长辈简单介绍了自己:“姑苏蓝氏蓝愿,唤我思追便可。”

金子轩微一点头,稍稍打量了下少年人的身姿。江厌离笑道:“思追啊,一路过来都饿了吧,我准备了些点心,走吧。”

轩离走在前,追凌走在后。四人进了府便围坐在桌边。金凌看着点心盒里的糕点,拿起一个就往嘴里塞,咽下后脸上是满足感,高兴道:“阿娘的手艺还是这么棒。”

江厌离听到这句夸奖,心里乐开了花,捏着手帕子给金凌擦了擦嘴角的粉渣,道:“好吃阿凌就多吃些。”

刚又拿起了一块,看一旁的蓝思追还是丝毫不动,便转而递到他那边,接着说:“思追,你也尝尝阿娘的手艺。”

蓝思追惊喜,接过金凌手中的点心,却瞄到对坐的金子轩可称为复杂的眼光。咳咳,顿时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小小咬了一口,果真美味,忍不住从盒中又取了一个。

盒里的糕点很快被吃完了,毕竟现在还未成为一家人,蓝思追不敢失礼,所以大部分都是金凌吃掉的。

往年的今天江厌离都会做月饼分给大家,今年蓝思追和金凌也想要体验一下。

两人来之前,江厌离已经把内陷备齐了,金子轩充当着“夫人的助手”一职,没派上用场,倒是多了个跟在她身后,满厨房走的大男人。

两人手拿面皮,将揉成圆滚滚的内馅放在正中央,学着江厌离的手法慢慢包好,再弄出大致的形状,细细修整,然后在上面按出自己喜欢的花纹还有图案。

江厌离做的鸟儿可爱极了,比金子轩的好太多。不过这也不能怪他,他就比两个小朋友早学那么几天。夫人只教了自己这一个图案,今天的鸟看起来还算有模有样。要知道这可是他被自家夫人笑了好几回后辛苦练出来的。

另外两个人就不一样了,蓝思追和金凌失败了十多次,最终勉勉强强完成,一个是兔子,一个是铃铛。

“兔子和铃铛呀。”

“嗯………”

两人震惊于江厌离是怎么看出来的。

直到太阳下山后,他们将做好的月饼端到了露天的石桌上,准备边吃月饼,边等待圆月的升起。

“思追,我们交换吃。”金凌把盘中的月饼对调了位置。

“好。”

金子轩一见,伸手把自己与夫人的月饼也换了下。一旁的江厌离假装没看见,低头笑笑。

蓝思追和金凌在轩离面前安静坐着,而金子轩揽着夫人的肩,吃着夫人的月饼,看着她的笑脸。好一番令人歆羡的画面。

圆月升空,繁星也亮起。夜空下的两个小朋友完全沉浸于这抬头可见的美丽,也完全忘记了那两块兔子和铃铛月饼。那一颗颗闪烁着的星,好像正守护着珍贵的宝物。

好久没有见过。好久没有同家人一起见过。

我们看得好开心,闭上了眼还是清晰记得。

后来再一睁眼,我发现自己靠在思追怀里,没有什么露天石桌,没有我们自己做的月饼。

只是在房间内的木桌前睡着了,这里空荡荡的,也没有,我的阿爹阿娘。

原来都是梦啊。

好像,梦里的我和思追,要和爹娘坦白,说我们在一起了。可是这还没说出口,梦,就醒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