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追凌】枯叶不寒


风总是来的比毕业那天要早。

它那样随心所欲,又这样薄寒入骨。它把三年欢声笑语低落心绪卷在袖中怀里,携着枯叶而去,辗转,翻飞落下。陷进追逐过的沙石小路上,成为未来的养料,那里记录了历届的往往。回忆,挂念,不忘。

他们总是心照不宣的,来到同一个地方。

“你,书店?”

“超市?”

“敢骗我。”

“阿凌不也是。”

他们看着对方好久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最后还是眨着酸酸的眼睛,一个转头一个低头,浅浅的笑声逃出唇缝遛进彼此耳中,抬头再一对眼,笑意只增不减。

“你笑什么。”

“看来阿凌和我想到一起去了。”

“真的是,太有默契也不是很好玩。”

“那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金凌目光移向一侧。

“走吧。”

蓝思追走近几步从口袋里伸出手,放进金凌的口袋中,握紧了那只尚有温热的手掌。

蓝思追的手能牢牢地包裹住金凌,就像现在这样。他们久违的迈进母校大门,不经意间脑中还能浮现出去年这天的他和他。

他的手带给金凌的温暖和安全感,即使是在这样一个秋风拂面的清晨,也一如既往的安心舒适。那大概是逗猫棒一样的存在,甚至他可以把玩这只手整整一天,那人会不厌其烦的往自己嘴里塞草莓夹心的百奇。

蓝思追和金凌踩着一地棕黄枯叶,走到那栋教学楼前,漫步过走廊,比赛跑步上楼。以前总是较真,看另一人领先自己就拼命跑啊跑,其实也没什么奖励,但先到终点还是会很开心。

金凌保持了他一惯的风格,先偷跑一秒再说。一跨大步两个台阶的跑,3秒不到上了平台,转身俯视蓝思追,得意的笑,没一会儿看蓝思追来了赶紧一溜烟继续跑了。

不知不觉金凌慢下点速度,蓝思追缩短了些距离,但也还差那么分毫时间。

赢家是金凌。蓝思追真的只晚了半秒,金凌对他说:“我这是不想让你太丢脸。”

蓝思追还不知道他吗,顺着话头回道:“那以后再找阿凌赢回来。”

两个人透过玻璃窗户看着教室里整齐排列的桌椅,找着一起坐过的位子。

“找到了!”

金凌指指正中央拼成一排的两个桌面,蓝思追笑着,是一些有趣的小事,有关他和金凌之间的。从前的包容和胡闹,现在看来好像确实是两个人早已习惯的相处模式。

“冷吗?”

“不冷。”

金凌为了证明他不冷,下楼之后向前跑着,他感受到一缕缕凉风顺着脸颊脖子钻进后背,终于有了些凉意。

可是他似乎被风中夹杂的一种熟悉的东西放缓脚步,抓不着看不见,只是淡淡的流淌进来徘徊在心口,试探的敲打着心门,竟然一下子就进来了。他没觉得这是危险的,也不排斥它。

它落在金凌心里,金凌忽然意识过来,是秋风派送来的回忆。

金凌停住脚步,转过身来,他看见前面站着一个米黄外套的人。

蓝思追捡起地上小片枯叶,塞进口袋里,留一点回忆也好,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回这里来了。他抬头,解开外套上的几颗纽扣,双手拉开两侧。

他不是雪中送炭的人,应该是一辈子的归宿。

“冷吗?”

金凌站在原地,扯过素白的衣领捂在下巴。

金凌跑向蓝思追,一头撞进他的怀里。

“冷。”

蓝思追把外套两侧盖在金凌后背,小心翼翼的搂在怀中。

金凌放开了捂着下巴的领子,脸埋在蓝思追毛衣里。
“外套太薄了借你的用用。”

“永久吗还是?”

“你说呢。”

“好。”

顺便帮金凌戴上了外套后的帽子。

“阿凌还记得吗?”

还记得一年前金凌头一次听说比赛跑楼梯没奖励却有惩罚,在同一个时间,同一棵树下,同一个人。

蓝思追的要求好奇怪,走方块不踩线算什么小儿科的惩罚,应付一下都能搞定。他飞速的跳跃过脚下的方块地面,越来越快,越来越轻松。很快的,他到达了终点,这个终点有些不一样,软软的,撞上去不会痛。

金凌想挣开时已经被圈在两臂之中了,这个终点好特别,是个人,还是个他喜欢的人,名字叫做蓝思追。
蓝思追对他说:“金凌,我,喜欢你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金凌是这么回答他的。

“金凌,我………”

“闭嘴,去年说过就不要再重复了。”

“那我不说了。”

蓝思追覆上金凌的嘴唇。

缠绵的吻着。

“跑赢我的奖励。”

“那你下次要是赢我怎么办。”

“差不多都一样。”

两个人笑着搂紧了对方。

枯叶一落,引来秋风 ,彼此二人,岁月不寒。

评论(6)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