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雷安】愚人节愚安

#给列表太太的生贺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安迷修是早睡早起从不熬夜的一个人。
然而雷狮不是。

闹钟的定时还没到,安迷修就醒了,扭头先是被窗帘缝透进来的光刺了眼,避开以后视线落在身旁一人的睡脸上。大概是因为摘了头巾,雷狮这般样子也只有安迷修看到过,恶党啊,长得倒挺好看。

但是。
“行为恶劣。”

安迷修拉开被子坐正在床边,瞥了一眼床头的闹钟,拿过来想着,反正响了雷狮也一样起不来,还不是要我叫,省的待会儿吵着我。一只手就把开关给关了。

安迷修进洗手间洗漱完,出来见雷狮半点要醒的意识都没有,丢了个嫌弃的目光过去,拉开衣柜找昨天准备好的衣服。边整理领带边走到窗台去了,双手左右一拉,阳光肆意妄为的冲进卧室,一地金闪闪的。雷狮被照了个半边身子,像是终于难忍光亮,安迷修看见他眼皮颤了颤。极不情愿的喊到:“雷狮,起床!!!!!!”声音大的不行,毕竟这是经历了三番五次教训得来的经验。

“雷狮!!起来!!!”

“恶党!!!!”

形象,形象。安迷修喘了口气,盯着打死不醒一张睡脸的雷狮放了无数个眼刀。奇怪了,今天怎么不管用。呵,身为骑士要有骑士精神,不和小人一般见识,再不起在下跟你没完。

“雷狮!!你想打架是吗!!!给我起来!!!!”

雷狮,你完了。

安迷修气的踩脚到雷狮一旁,俯下身子靠近他耳边,使足了力气:“傻!!!!…………”没大快人心的喊完就顺着领带末端的力量逼近了雷狮的脸。

“安迷修,大早上的吵死了。”雷狮半眯着一双眼睛,一半浸在光里,一半是室内的暗淡。安迷修恍惚过来,雷狮来了一句:“背后说别人坏话啊,骑士。”

“恶党确实行为恶劣不是吗。”安迷修还被扯在雷狮身前,想挣开却又做不到。

雷狮勾了嘴唇,笑得叫人摸不透。哪怕是这么一段时间,安迷修也一样猜不到雷狮在想什么,真是性格和行为同样恶劣。

“起床。”安迷修说道。

“我想打架。”雷狮笑着这才睁开了眼。

“都说了你行为恶劣。”雷狮一松手放开了安迷修的领带,拿了头巾回道:“我可是很尊重骑士意见的。”

安迷修再一次耐心的系好领带,没好气的说:“滚,没心情跟你浪费时间。”一把抄过雷狮的衣裤丢在他脸上。还好意思提意见。转身拍上门之前道:“穿好赶紧给我出来。”

“如果我拒绝呢。”雷狮拽了衣服套进上身,不忘再撩拨一下安迷修的底线,心满意足的看着他摔门出了房间,才绑了头巾下床。收拾好后低眸看了眼右手掌心,脑内飞速盘算着什么,五指收拢成拳,瞳仁闪着兽性捕食猎物的得意。

安迷修开了客厅阳台的窗户,清早的徐风吹拂进来,倒是消散了一点被某人气到后的不悦。

把客厅的灯光打亮了,靠在沙发看向厨房里头,若有所思。不知道是一股怎样的念头让他想动手做点什么,蛋糕吗?他走过去推开厨房的透明推拉门,打开冰箱上的储物柜,里面放着两袋蛋糕粉,略挪出来一些想一并取下。好巧不巧听到他最熟悉的步伐向自己逼近。

雷狮出卧室后看安迷修前脚进了厨房,现在跟了进来。安迷修并不想给他面子,眼角略过,继续伸长手臂拿他的东西。

“安迷修,你还没回答我呢,打架吗。”雷狮抽走安迷修另一只手,转而让他面对自己。对面笑眯眯道:“拒绝。”

“拒绝?还没人能拒绝得了我。”

“今天就有了。”

“是吗?”狮的野性似是要顷刻爆发出来。

“既然你想拒绝,本大爷就给你点甜头如何?”

一双手穿过安迷修肩膀两侧,生风一般砸在冰箱门上,震得冰箱也摇晃了一下。雷狮身体进一步靠近,周遭的空气像是也紊乱了片刻,安迷修一个没注意手指勾过布袋,偏生此刻就给他弄下来了。这该说是什么,被雷狮吓的?

两个人一起中了头彩。两袋蛋糕粉一起掉了下来,坠在头顶开了“花”,密密的白色粉末染的头发、面颊和衣服都是。一方空地瞬间被撒上“白雪”,一脚抬起带的纷纷扬扬到处飞。

雷狮和安迷修满脸一层厚厚的白粉,立马甩头往死里想弄个干净,一抹脸又甩掉一些。

“恶党你个混蛋,都说了不打架你到底想怎样?”安迷修顶着一脸小丑的滑稽白粉,睁着眼质问雷狮。那人烦躁的解了好不容易绑好的头巾,撒出了剩下的蛋糕粉,不爽道:“安迷修,你听过什么叫戏弄吗?”

“你!在下恕不奉陪你的游戏。”

“骑士真是令人讨厌,难怪那些女人对你不感兴趣啊。”

雷狮真是戳到安迷修的痛点了。

“关你半点事吗?”

安迷修打开雷狮圈着自己的手,从他的面前走开到门口。

“站住。”

“有屁快放。”安迷修已经握紧拳头随时准备和身后的人打一架。

“安迷修,说你蠢你还真是。”

“愚人节,我可是会说反话的。”

………

“傻子恶党。”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