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瑞金】结与解


     门铃响起的时候,金还趴在床头柜侧头看着只写了班级姓名的卷子。想起是谁以后慌忙起身出了房间,由着内心欣喜,想也没想按下门把就开了大门,喊了一句“格瑞你来啦!”

     格瑞倒是没什么表情,边换上鞋边道:“人都不看一下,万一不是我呢?”

     金眨眼想想,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,笑着说:“我只喊了格瑞你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 再看格瑞时发现他也看了过来,立马改口道:“好吧,我下次注意。”

     “找我来做什么?”格瑞迈步进了金的房间,床头灯开着亮黄色的光,下方的桌面上是空白卷子,一只黑笔耗完了半截笔芯,放在桌侧。一只便携式小凳子摆在桌边,大概是因为刚才心急的缘故,起身时带着凳子斜斜踢到了近墙边。

     “想让格瑞教我做题来着。”金跟了进来转身关上门,弯腰把凳子摆正了来,坐了下去。格瑞坐在床边,柔柔软软的被子垫在下方。他拿下右肩上背着的包,问道:“还剩多少?”

     金拿起笔写下一个“解”字,打了个冒号,说:“托你的福,我把你放假前教给我的方法用上了,就两张。”

     “最后两张是中难度题目合集,所以我的解法不能直接用。”格瑞打开了包,从夹层里找出一本笔记。金记得一个月前格瑞不是用这样崭新的一本来教他的,那本笔记被格瑞翻得皱皱的。

     金看格瑞仔细的翻阅着,猜想他又加了好些解题方法吧。没一分钟他便停在了某页上,递给了金并说:“这是新添的有关这两张的解题思路。”格瑞的字迹清楚,一撇一捺都规规矩矩。

     读了一会儿,他又道:“在原来的基础上修改一些枝节就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 金点点头,仿佛困扰心中多时的阴霾退散,笑着对一旁的人说:“谢谢格瑞!你最好了!”格瑞鼻息一叹,回到:“真要感谢我就赶紧记下来做题。”

     “嗯明白!”

     格瑞目光扫了一圈房间,平平无奇的陈设却因为电视下的相框而吸引,无需靠近,单看那银白和橙黄的两种发色就能知道是谁。那时候的他们还如此幼小,童稚的眼光透过相框,好像带着他回到了以往美好的一瞬。如今人是物非,不知道该感叹还是欢喜。

     还好的是,金还记得他,也记得他们。

     收回了眼神,转头见金握笔思索片刻写一点,或是翻开笔记看那么几眼。等到真的不理解时,金才出声询问:“格瑞,这方程解不出来啊。”格瑞接过卷子瞄了几眼,解答他:“括号里的数出来后没乘。”

     等金再检查一遍后,发出一声惊叹。看来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 金写下一个又一个“解”的时候,格瑞心里想的是“结”,出于一种对金独有的感情。他把金当做自己心上的结,被深埋着,牢牢打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 金见格瑞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试卷看,伸手晃了晃他的双眼,奇怪道: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 “没有,快好了?”

     “还剩最后一题。”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 “可是,我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 最后一题的方法长了不少,格瑞来不及整理就赶了过来,金这副渴求的样子,格瑞倒是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 “自己写。”

     “就一题了,一题。”

     无语片刻,再次翻开包拿出卷子。那人接过面露喜色,再写下一个“解”字。

     思路复杂,内容也多。这题为难了格瑞两三个钟头,难度可见一斑。好在金奋笔疾书道了一声:“好了!”后,回过头琢磨了个中步骤,模模糊糊弄懂了一些,已经完全可以了。

     格瑞收好笔记和试卷,叮嘱金准备好开学要检查的作业,免得再像上一次那样急忙跑回来拿。准备走的时候,金叫格瑞在门口等他一会儿,似乎是在房间里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 最后拿出了另一张他和格瑞的合照,稍微比相框里的那张成长了点。格瑞一张脸无甚表情,仔细看时依稀能见嘴角微勾,金笑得阳光灿烂。

     格瑞拿过看了一眼,又看了几眼。收进了包里最隐蔽的夹层,回了句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 “格瑞再见!”金笑着说了。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 道了别后格瑞走到电梯前按下按钮,不禁低头看那包。结和解,到底是哪个呢?

     想了想,竟是纠结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 或许吧,金是他心头的结,打的紧紧的。同时的是,金也是他心头的解,正在逐渐松开他的结。

     无论怎样,结还是解,唯独是金,才能让他变得不同于昨日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