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雷安】恶党

#第一篇雷安多指教
#食用愉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雷狮真的很想把家里的热水器砸了。

     每次洗澡的时候,调好了水温洗得正舒服,没多久水温就转凉了,猝不及防,还断断续续的。洗完澡非但没消除什么疲劳,反而气得心里冒火:“耍我玩呢是吧 ! ! !”

     至于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动手,还不是因为这鬼东西是安迷修挑的 !

     啧,眼光真差。

     雷狮拽下头巾,浴巾随意挂在右肩上,抄起换洗衣物进了浴室,锁上了门。

     今天的热水器依旧很皮,冷水冲在身上的感觉使得雷狮习惯性嫌弃走开,砸不起我还躲不起吗?奇怪的是,水温居然没像以往那样恢复过来,伸手一触,还是冰冷的。

     当下雷狮就生气了,黑着脸思索了片刻,抓下浴巾擦干身子,套上了衣裤开门出去。如他所料,有人正开着洗漱台的水龙头在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 他家这台热水器,还有一个“特点”,只要洗澡的时候内外都有人用水,浴室里的水准要凉。所以说,安迷修的眼光是真的不好。

     那人穿着白衬衫,双手撑在洗漱台边,头低低的好像在喘着气,耳边水声不断。

     雷狮走到他身边,按下了水龙头,道:“安迷修,你当水费不要钱吗?”扳过了安迷修下巴,见他一副醉态,估计是拿水抹了几把脸,还有水向脸颊下流。双眼微眯,眼眶里的水气颇有些勾人。

     喝酒了吗这家伙?

     拽过他的手就往卧室里走,把人推倒在被上,俯身上去。正眼看了下安迷修的醉态,洗了脸清醒了些,睁眼小声道:“雷狮………”

     雷狮凑到他耳边,听他念到:“我想………”

     想怎样没说。

     “红酒?”雷狮稍稍提了口气,鼻腔里是似有若无的红酒酒香。“安迷修,你今天喝酒了?”鼻子埋在锁骨里又闻了闻,道:“好香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哈——”安迷修呼出一口气,眼皮又耷拉了一点。

      伸手解了安迷修衬衣上的两枚纽扣,搂着他的腰只想汲取更多,扫过每一处肌肤,享受着红酒的气味。只令人迷醉更欲求不满。手指在腰间时不时抚摸,痒痒的感觉逆流而上。

     正要解第三个纽扣时,安迷修就没了动静,呼吸也平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 雷狮一抬头,看见他闭眼睡了,貌似还睡得很香。嘁了一声,拉过了衬衣扣上了纽扣,亲了下嘴唇就当是今天没喝酒吧。

     在我面前居然睡得着觉。

     难怪是呆头骑士。

     不过,虽然挑东西的眼光差了点,但是,挑男朋友的眼光却不错。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