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双玄】这一次

#第一篇双玄请多指教
# @樱和酒 小可爱点的转世梗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“明兄………明兄………”

     贺玄扼住了师青玄的喉咙,师青玄抵在了墙上,血气涌入口腔,开口说话时只能从喉间艰难的挤出几个字眼。

     贺玄再次重复道:“你叫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 他闻到了血腥,那是师无渡溅在他脸上的血,鲜红的血液已经凝固,变成了死一般的深红。师青玄脸上有泪痕,现在也被染红了淌落,挂在脸上。

     我哥他,已经死了啊。

     贺玄加了力道。

     “杀了我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 “杀了我!!求求你!!”

     “算我求你!!杀了我吧————!!!!!”

     师青玄喊出了那口血,抬起双手按在贺玄的手上,妄图贺玄掐死自己做个了结。

     太痛苦了,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 咳出血后,师青玄也不管疼痛与否,张着嘴叫道:“贺玄!你不是要报仇吗!!让我死!我想死————!!!”

     “你说想死我就要帮你实现?”

     “凭什么事事都要顺你们的心!啊!!”

     贺玄就快把师青玄的脑袋捏断了。

     快死啊,死了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 意识被拧断的前一刻,贺玄松开了手掌。师青玄歪着头一身的狼藉,无声无息的,落下了泪水。这一次,终于有泪珠掉在地面上,晕开了血液。师青玄低低苦笑一声,道:“明兄,对不起。”贺玄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 下一秒,他睁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 斑驳生锈的小刀刺进了师青玄的胸膛。

     师青玄捅破了心脏,自杀了。 他躺在血泊里,自己的血和哥哥的血混作一块。

     死了,全都死了。

     贺玄拔出了那把刀,丢在了地上,冷冷的道了一句:

     “谁让你给我死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
     师青玄曾为神官,后为凡人。能够轮回转世,在他死后,魂魄将被寄宿到同一时刻出生的新生儿身体中。贺玄知道这一点,于是,他立即开始搜查各地的新生儿童。想也可知,哪儿那么好找。

     就这样过了五年,在找遍了无数地区后,贺玄最后回到了倾酒台,这里的确是最有可能的地方,但也是他最不敢面对的地方。师青玄是在倾酒台飞升的。他苦笑,笑自己。

     贺玄踏了进去,却被一个人撞了个正着,他正待说话,那个人立马道歉着说: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!我没看见你。”

    贺玄愣了一刻,随即低头看去。是一个幼童,穿着合身的白衣,脸上写满了抱歉,朝贺玄道:“实在对不起。”他说话还有点奶声奶气的,毕竟小孩子。

     “没事。”贺玄回答。

     听到贺玄原谅自己,他笑了开来,眉眼挤在了一起,咧嘴扬着笑,双手拍打着,高兴道:“谢谢!”明媚的像阳光。

     像他。

     贺玄心里几乎断定了,就是师青玄。直到查清楚后,他心里更断定了,他要等师青玄,等师青玄长大成人,来找他。一年,五年,十年,都用来等他。贺玄有的是时间等。

     于是他把自己藏了起来,等一个机会去找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倾酒台的大少爷今天及冠,宾客来了很多,好不容易举行完了及冠礼,大少爷赶紧逃了出来,他不喜欢这么多人,出来便在大街上乱晃。

     晃到一个卖扇子的摊位,在摊主和善的笑脸前,一排排扫过每一把扇子,不知道摇了多少个头。大多数人贺礼都是送金银财宝,就是没人送点实用的,他想买把扇子,于是无奈问道:“你这最好的扇子在哪?”

     摊主陪笑道:“公子来的巧,方才卖出去了,一位公子买的。”

     “在哪?”

     “那边的黑衣公子。”摊主指着前方一个黑衣男子。他便顺着他所指走了过去,作了一揖:“这位仁兄。”身前的男子转过身来,看他。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 大少爷觉得这面孔有点熟悉,回道:“可否请仁兄把那扇子让于我,价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 “听闻这里的大少爷及冠,莫非是公子你?”贺玄问。

     大少爷笑了一笑,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
    贺玄把扇子递了过去,道:“那这把扇子就权当贺礼吧。”

    “当真!多谢仁兄!”他接过了扇子,展了开来,一面写着“水”字,一面是三条水波图案,扇面简洁,扇骨精致。忍不住夸赞:“当真是一把好扇啊!”

     贺玄道:“曾经一位朋友用过的。”

     “原来啊。”

     “对了仁兄,我看你挺面熟的。我这人好交朋友,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。我叫青玄。”

     青玄,师青玄。

     贺玄怔了下,道:“在下贺玄。”

     “我该如何称呼你呢,贺兄?”

     “可以叫我明兄。”

     “明兄?明兄好啊。我就叫你明兄了。”

     “明兄,不如我们到处逛逛吧。”

     青玄收了水师扇,颇为熟练的手持扇子敲打着左手掌心。贺玄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师青玄。笑着喊他:“明兄,明兄。”

     有一个声音在贺玄心中呐喊:

     这一次,绝对不会再放开你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