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追凌】练剑梗


     魏无羡倒是猜的准了,蓝思追那云梦江氏的剑法,还真是从金凌那学来的。蓝思追也说不清是哪次夜猎开始,细细观察金凌偶有的云梦剑法的。

     怎料这次竟是露了馅,给他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 昨晚夜猎时,两人追击邪祟,金凌提剑刺向那邪祟要害,见那东西重重倒地,松下一口气。屏息观察了一会,金凌背过身去,结果那邪祟竟然猛地弹身而起,直扑向金凌背部。蓝思追见此,挥剑砍去,迅猛敏捷,精准无比,事情发生在瞬息之间。再一次重创后,那邪祟才算死得透彻。

     金凌在一旁怔愣的看着,待蓝思追收剑后,走到他面前,虽是声色淡淡,难免显些出疑惑,他道:“蓝思追,你从哪学的云梦剑法?”

     “……实不相瞒,是从阿凌那学来的。”蓝思追说完还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 金凌却像是笑了笑,道:“就你这剑法,别跟人说是从我这学来的。”

     “你若是真想学,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 “哦?那就有劳先生了。”蓝思追微一俯身。

     金凌红了红脸,道:“行了行了,明日来金麟台。”

     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 第二日,蓝思追上金麟台找到了金凌。

     金凌带他来了校场,四下没有弟子,安静的很。蓝思追在金凌面前鞠了个躬,就当是请教之礼了。他开口对金凌说:“阿凌。”便看见金凌挑起一边眉毛,忙改口:“咳,先生,今日烦请多指教。”金凌舒展了眉眼,回道:“嗯。云梦剑法,讲究所谓迅、准、猛。”蓝思追见金凌这就讲开了,也认真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 “其一,迅,既是出剑迅速利索,不拖泥带水,干脆决绝。是以能够第一时间捕捉猎物。”说着他便立即从剑鞘中拔出岁华,方有剑影一闪而过,再以同样的速度收剑入鞘。转头看了眼蓝思追,蓝思追点头示意明白。

     “其二,准,既是眼光准确,手法准确,精准确定猎物的所在之处,并且精准刺杀猎物,必须准确无误。”金凌再一次抽出岁华,眼睛一亮,伸长手臂,向虚无的空气一划,好像什么东西被撕裂了一般,空气居然凝住了那么一刹。蓝思追老老实实的站在他旁边,记下了要点。

     “其三,猛,既是猛烈凌厉,以最大限度使出力量,从而给猎物致命一击。”这次,金凌一跃而起,再一挥剑,有破空之响迸出。落地。

     他对蓝思追道:“至此,云梦江氏剑风自成一派。”

     蓝思追道:“先生,可否实战。”

     金凌点头。

     蓝思追和金凌相隔五步之远,互相一敬,各自将手按在了剑柄上。像方寸金凌说的那样,两人十分默契的一起迅速拔剑,剑尖指向对方。观望对方神情与脚下的步子找准了时机,向前方突刺过去!两剑相交,剑身锋芒各异,闪闪跃动,握剑的两手力度都很大,只是怎么也判断不出哪边更大。手背指节处凸起,腕部有青筋

     两人对了一会儿猛地弹开,再一次对上,蓝思追的手颈更大了,金凌道:“不错嘛,进步不小。”蓝思追谦虚道:“先生教的好。”

     退开一段距离,却又直步向前刺向彼此肩头,在毫厘之寸前停下,剑尖依旧指前,没有继续刺进。金凌道:“没想到你学的挺快,果然是之前偷学了不少吧。”蓝思追抬手将岁华压下,自己收了剑,说:“是了,谁叫阿凌使的好呢。”

     金凌道:“无礼,偷学剑法还好意思说。还有,叫我先生。”

     蓝思追走进了一步,凑到金凌耳边道:“是,先生。”金凌差点要提起垂在身侧的岁华砍他。

     “那么,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?先生。”

     金凌果断收了剑转身要走,说了一句:“自己练习,好好摸索。”

     蓝思追连忙在他背后道:“先生!”金凌站住了脚。听见身后的人接着道:“比起先生偷走的东西,蓝愿只是偷学了剑法而已。”金凌反问他:“你倒是说说我偷走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 蓝思追得意道:“先生不要忘了,您可是偷走了蓝愿的心啊。”

     金凌羞了。

     转身拔剑刺向蓝思追胸前,蓝思追也是立刻拔剑一挡,金凌在他面前道:“护着做什么,你的心不是在我这吗?”

     “正是,不过,蓝愿的身不也是先生的?”

     “呵,算你识相。”金凌道。

评论(2)

热度(1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