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追凌】中秋贺文


     今日乃是中秋佳节。

     中秋本就是个盛大的节日,巧的是,这天还是兰陵金氏金小宗主的十八岁生辰。

     我分明是第一时间给蓝思追送去请帖的,姑苏到兰陵的路程这几天已是足足够了,为何今日他还未来见我?蓝思追,你忘了?是中途出什么事了?还是,你怎么了?有股冷汗冒出额头,照理来说,蓝思追的实力在我之上,一定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 算了,反正明日才中秋,去看看好了。

     念剑决,御剑起,行于天。

     四下张望,一家客栈之前,有一抹白色身影,背负古琴长剑,抹额摇摆,手里似乎提着一小筐篮子。找到了!看着好像没事,我下意识笑了下。

     收了长剑,走进客栈,那名少年要了间客房,上了楼去。果然是你啊。既然到了为什么不上金麟台?内心的好奇促使着我在蓝思追离开客栈后推开他的门。

     屋内一切皆无异样,往里悠悠踏了几步,脚边踢到一个事物,我低头定定看了会,那是一个棕色的篮子,是蓝思追带来的吧。这东西正上方开着一个长方形小门,此刻轻微的颤动着,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扒着。蓝思追不来见我,不会是因为里面这东西吧?

     我伸手缓缓拉动那门,突的,白影扑面而来,我像是被卷入漩涡一般,脑中一片混乱,身子也开始扭曲,意识模糊直至沉溺于茫茫大海之中。

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我睁开眼。

     我只能看见板凳腿高耸在眼前,越不过的门槛又是怎么回事?伸手一看,吓呆了眼。我的手,变作了肉垫,手背一圈圈白绒绒的毛。

     内心一阵不安感。迟疑了片刻,还是抬手去触面颊上的两兔齿,三瓣嘴,长胡须,圆兔眼,绒长耳,还顺带抚过身侧的白毛。

     方才,我打开了门,紧接着被突然发难,所以,我现在是变成兔子了吗???!

    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蓝思追你干什么来的,弄这个作什么?要是我明日之前变不回本身,就叫舅舅打断你的腿!

     气不打一处来,当务之急还是找法子解除好了。废了好大把力气,这才爬上了凳子,是蓝思追的包袱。翻翻找找,这也没有那也没有,只剩最后一点遮的严实。

     咿呀!哎呀!这么紧吗,有秘密,肯定有秘密!

     我还打算继续拆下去的,却听到有一人迈上了楼,蓝思追回来了!怎,怎么办!踱步在板凳上,逃也不是躲也不是。那就只好等“死”了。

     蓝思追推门而入,看见我呆若木“兔”的在板凳上,竟是轻笑了:“小家伙,你怎么跑出来了?还翻我包袱呢。”他走近了,俯身抱起我,把被翻的乱糟糟的包袱一并抱上了桌。又说道:“这里面的东西可不能乱碰。”

     哼,蓝思追,果然有秘密吧!

     “好了,到时间了。”蓝思追整理好一切准备入睡,临睡前,揉了揉我的头,把我抱进篮子里,道:“晚安,小家伙。”说完便拉上小门。

     四周一下子漆黑了,少时,客栈窗外扬起笛音,柔柔的夹杂着清冷的琴声,蓝思追睡得更沉了。这曲子,好像在许久之前就听过一样。在一座荒山,有一个黑衣身影和一个同自己一样的白衣身影,彻夜弹奏着…………

     蓝思追,你把我放在这我怎么睡啊?我耐不住性子,蹦出来攀着衣帽架,勉强勾着床檐,翻身上来了。钻进暖暖的被窝里,在蓝思追枕边睡着了。

     真舒服啊。

     屋外有人低语:“蓝湛蓝湛,我好像干了件好事耶。”
另一人应道:“胡闹。”

     “唔。”再次睁眼时,终于是变回本身了,蓝思追,你的腿,暂且保住了。

     蓝思追尚在熟睡,趁现在赶紧回金麟台去,否则被打断腿的就是我了。把一旁的那只兔子放回篮子里,离开之前,还是没有把那秘密拆开。罢了,即便是有什么,姑且让他自己对我说好了。
    

     午时,金麟台迎客。

     各大家族纷纷涌入,各自送上自家珍藏法宝以作生辰贺礼,无外乎名剑,绝琴,腾龙,金像,盔甲,锦衣,各色法器各类珠宝,囊括了吃,穿,用,赏等等方面。看的腻了,其实最想等的还是那个人送的生辰礼。

     中秋,团圆,各大家族在金麟台团圆,当然也包括我们家的团圆了。

     爹爹和阿娘将岁华赠于了我,那是一把镶着金星雪浪的金色长剑,爹爹曾经使着它,斩杀妖兽。“我们的阿凌,十八岁生日快乐!爹爹和阿娘永远爱你。”被爹娘抱在怀里的感觉,真是开心呢!“爹爹,阿娘,阿凌爱你们。”

     舅舅倒是没送什么给我,反倒是让紫电认我为第二主人。“金凌,你给我听好,紫电认你为主人,就给我拿出能被我认可的实力来!”“明白舅舅!谢谢舅舅!”

     含光君和魏无羡那家伙,给了我一只草织蝴蝶,准确来说,应该只有半只。“这是个什么东西?”魏无羡道:“你拿给思追看,他自然会知道的。”我转头看看含光君,他却“嗯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 总之收下就是了。

     我最后见到的是蓝思追,他依旧是昨日那个模样,依旧提着那个篮子,那个装着兔子的篮子。“阿凌。”我还是忍不住撅了撅嘴,请他进去了。

     吉时已到,空中绽开一朵朵五色彩花,一朵接着一朵 ,升起又落下。奏乐起。我坐在正上方,看台下一桌桌家主弟子规矩的坐着看烟花,明明如此美景,却尤为注意蓝家的方向。

     “哇!”看来重头戏来了。

     夜空中乍现各大家族的家纹,一直看到最后,先是清河的兽头纹,接着是云梦的九瓣莲,姑苏的卷云纹,最后当然是兰陵的牡丹纹了。

     所有人都高声欢呼了,举杯同贺道:“金宗主生辰快乐!”我站起身,举杯道:“十分感谢诸位能参加本宗主的生辰,也祝诸位中秋节快乐!”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 晚宴进行了许久,我找了个借口开脱了,冒着被舅舅打断腿的风险。拉上蓝思追跑了。

     来到小溪上架起的小木桥,眼下溪水潺潺,触到碎石打个弯儿流向了另一个方向。月亮还没出来,天空静静淌着一条星河,向着姑苏的方向。

     “阿凌。”蓝思追叫他。

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 “我有东西给你。”

     说完他变出昨日那只兔子,在臂弯里揉了揉,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 原来这是送给我的啊。

     “十八岁生辰快乐!”他对我说。

     “谢谢!”真正摸一摸,手感真好啊。

     “哪来的兔子?该不会是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 “云深不知处养的,这只是跟我最亲的一只,想送给阿凌以后一起养,阿凌觉得呢?”

     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 因为是你送的,所以我当然喜欢啊。

     看到金凌笑,蓝思追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 “还有就是……”他从袖里掏出一个小方盒。

     “这是?”接过来一打开,里面又是一个半只的草织蝴蝶。

     我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 “蓝愿,这几日你为何不上金麟台?”

     “魏前辈和含光君先一步离开前给了我这只东西,要我到小镇后与他汇合,他有话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 “他说什么了?”我云里雾里的。

     “他说,持这另一半蝴蝶的人,是我一辈子的羁绊。”

     可恶啊,被魏无羡给套路了。

     “那么,阿凌还不拿出来吗?”

     最终,还是拿出来了啊,我给他另一半,他施了法,把这两半拼作一只完整的草织蝴蝶。

     就像蓝思追和金凌在一起了一样,永远不分开。

     我和他肩靠肩望天,良久,我嚷嚷道:“蓝愿,快看快看!月亮出来了!”圆润的月亮白皙中泛着淡淡的黄,黑云退去,皎洁的月光倾洒在热闹的城都上。映照在两人的面庞上。

     “嗯嗯,看到了,像阿凌一样。”蓝思追揉揉我的头,颇有揉兔子头的感觉。

     “嗯?为什么这么说?”我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 “阿凌第一次给我的感觉,就好像月亮被黑云蒙住身形一般,令人有些难以接近。但现在,已‘守得云开见月明’。”

     “这样啊,蓝愿,你说我像什么馅的月饼?”

     “玫瑰蛋黄。阿凌觉得我呢?”

     “红豆馅的,甜甜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 “阿凌问这个作什么?”

     “我饿了,要吃月饼。”

     “好好。”蓝思追给了我红豆馅的,他自己吃玫瑰蛋黄。
    

     正殿里,众人对月饮酒作诗。笙歌从未断绝,琴瑟也未消音。小木桥上,有两人比肩,一人着白裳一人着金衣,细细啃着月饼,嬉笑着在谈些什么。

     凑近一听:

     “蓝愿,你的给我吃吃呗。”

     “好啊,阿凌闭眼张嘴。”

     我乖乖照做了。

     他塞了块月饼在我嘴里,却在我还未合上嘴时

     封了我的唇。

     “唔。”

     “愿,中秋快乐。”

     草织蝴蝶捧在手心,又有一曲流淌入耳,唤起丝缕前尘往事,愿世界待人如初,岁月静好。

评论(2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