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凌冲鸭!!!

♡追凌♡
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【狗崽】舔嘴角


      阴阳寮内

      大家都睡下了,夜空之上悬着月儿,清冷的月光渗过纱帘,点点打在床榻上,在薄薄的被子表面映了些许。

      妖狐被大天狗圈在怀里,头抵在他颈窝处,感受着他每一次从鼻腔缓缓而出的气息,惹得自己面颊痒痒的。兴许是最近帮晴明刷副本累着了,难得的老实,入睡前没像往常那般折腾。

      细细想来,貌似很久没有好好看他了。从睡袍领口漏出的锁骨,脖间的喉结,抿作一起的两片唇瓣,有点高挺的鼻子,微微上挑的眉梢,细碎的短发。哦对了!还有一双幽深的蓝瞳。

      他会在自己惶恐不安的时候守在身边,搂进胸膛,护在一对墨黑羽翼之后。即使他不说“我在。”,也能够清晰感受到他在,是不断收紧的两臂,把自己又往里带了带。可偏生,大天狗对寮内其他人,和对妖狐不一样。对于自己而言,他不像别人所说的那样有些冷淡,甚至有点小坏。

      心里这么想着,手上却探进那头碎发里,清凉凉的,五指间夹着发丝,身子向上挪了挪。覆上嘴唇。

      得意的笑笑,他睡得熟,被亲了之后也毫无反应。妖狐松开了手,安静的躺了会儿。奈何怎么也睡不着,正好肚子有些空了。挣不开环于后背的手,便向下潜入被中,搅得月光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  拉开门,再合上。在走廊直直走了一段,路过小池潭,路过石板路,路过樱花树,庭院里的一切都那样静谧。还是那束月光,把妖狐的身影投射于身侧一扇扇木门上。在拐角一转,走到底,便是厨房。

      本来犬科是不能多吃甜食的,可是妖狐四下翻翻找找,也没有什么现成的食物,唯独桌上摆着的一小个蛋糕。听姑姑说,是晴明今早逛集市买的,其他都被莹草她们吃了。

 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妖狐持着害怕被发现的心情,施了个小小的妖法,身体渐渐缩小,最终成了个Q版妖小狐,两条小短腿踏在桌上,走到盛着蛋糕的碟子旁。无半点犹豫,笨拙的跃起,一骨碌钻进奶油里,绕着圈转啊转。

      不远处传来细微的脚步声,“哒哒”的朝这来了。 妖小狐吃得正起劲,狐尾还一动一动的露在外头,就叫“人”给扯了狐尾。心下一惊,本想着逃开,却是如何也逃不开了。只好认命。

      “嘭”的一声变回了原来的睡袍狐,跌落进一个颈项间,眼角一瞥,是与自己同款的睡袍,便知他是谁了。

      大天狗把妖狐扶正站好,理了理妖狐有些凌乱的发梢,顺带揉了揉狐耳。道:“汝饿了?”妖狐低着个头没敢看他,红着脸嗯了一声。大天狗瞄了一眼妖狐身后,“吾都对汝说了别吃甜食。”

      “小生只是…………唔。”大天狗吻上妖狐嘴唇,舔舐着唇上甜腻的奶油,妖狐似是被此举吓到了,还未适应过来。末了,大天狗把沾在嘴角的奶油抹入口中,这才离开妖狐的嘴。“汝进食的时候慢点。”

      “什,什么嘛,大人你不也吃了吗?”妖狐噘着嘴“还说小生。”大天狗满不在意,牵过妖狐的手,拉出厨房。不知从哪儿来的,妖狐肩上多了件外衣。“汝半夜起床不加件衣裳不怕着凉?”妖狐反驳道:“小生才没有大人想的那般脆弱呢…………啊!啊啾!”大天狗笑了笑:“吾说的不对?”

       “哼!大人这是要带小生去哪啊?小生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回房休息,否则汝下次怎么经受的了吾的洗礼?”

       “啊  ?  ?  ?  !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。

       “阿爸您醒来啦!我们给您留了个蛋糕。”莹草跪坐在晴明枕边说着。

       “谢谢啦!我这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 然而…………

      当晴明看到桌上四处飞溅的奶油花和蛋糕屑的惨案后,大叫出声:“我的蛋糕  !!!”
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