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秋没有追凌会die

♡追凌♡
♡蓝思追♡金凌♡
cp洁癖严重
不拆不逆

“你们蓝家人怎么都这样?”
“都怎么样?”
“都……都爱拿抹额绑别人。”
“这什么癖好啊?”
“心悦你的癖好。”

我爱魏无羡.jpg

我终于敢趁机表白太太了!!!


上上周梦到授衣太太进我们群了!!然后疯狂尖叫在梦里为您打爆电话!!太喜欢授衣了咦呜咦呜!!!去年生日那天回fo我感动哭,谢谢太太不嫌弃我的粮,还评论点心心我爆哭,能一起萌小朋友太开心了!!
第一次看到授衣是追凌的50个小秘密!超级戳我,然后是荷塘的车车!于是从微博追到了lof关注了授衣!!那个!笔仙!我超级喜欢啊啊啊啊【尖叫】将要出口的心意被思追拦下不让凌凌知道太可爱了!!授衣高考加油!等您回来更文♡ @叶授衣
(早就打好草稿想表白结果都是自己太怂x)

【追凌】两条小路


“金凌!”蓝思追冲着金凌跑开的方向喊,换来的是那人拉开家门再猛一摔上的声音。

雨滴被这一下带进来些许,外头下雨了。

这雨淅淅沥沥的,突然降下来,室内不和谐的氛围沉寂的更深了。一直到蓝思追和金凌之间的争吵短暂性结束,仍然忧郁的下着。

蓝思追匆忙穿上鞋,系上鞋带,抄过玄关处还未流完雨水的伞,迈进茫茫雨中,追随着他踏过的小路,朝一个鲜少被人光顾的公园奔去。

总是有雨水遛进伞下,扑到他脸上,凉凉的。踩了不知道多少个水洼,两口裤管边沿也溅湿了。

如果不把雨伞拿直,挡了视线,会错过他跑的太快的身影。如果走舒坦平顺的近道,会和他越行越远。

金凌和蓝思追说过,他喜欢走坑坑洼洼的路,原因很简单:“好玩呗。”

走这条路的时候,可以和蓝思追勾着手臂一起,一个脚步踩到坑里,会被身边的人一下拉回来。当然,笨蛋的那个人是有惩罚的。

这条路可以走很久,发生很多趣事,所以他喜欢。

于是蓝思追依旧握着伞,四下观望找着金凌,一双鞋在湿滑石板上跑过,渗进来一些水。

到了路的尽头,进入园子里,他一眼找到了金凌。蹲在一排草丛边,抚弄着一只喵喵叫的花猫。身上衣服,都湿的不成样子了。

“迷路了吗?”蓝思追走到金凌身后,在他头顶上撑起雨伞,不让肆意的雨水继续蹦窜到他头发上。金凌被护在伞中。

“你怎么来了。”金凌的声音透着几分淡漠,手上的花猫也突然不出声了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听到它叫就把它从叶子里拎出来了,好像是和家人走丢了。”那只花猫舔着爪子,除了有一些泥泞沾在四肢上,身子还是蓬松的毛,看来是金凌把他抱在怀里,没让它淋着。

“没受伤吧?”

“好好的,刚才吓着了。”金凌看它卷在一起的耳朵慢慢展开。

“你呢。”

“……没事。”

三三两两的简单对话,终于把话语权交给了天空飘飘的雨水。起初它把这份安静淹没在顽皮的雨声里,两个人之间,一个撑伞,一个抱猫,没有谁被雨水打到,因为谁都没有动作,破坏不了这层屏障。后来它玩腻了,先行想着退场,雨小了。

远处传来几只相似的猫叫声,怀里的花猫动了动,跳下金凌双腿,朝那里跑。那里有它的家人,是家的方向,所以它跑的很快,拥在家人中,喵喵叫着,离开了这里。

金凌蹲的久了,腿也酸了,站起身来缓缓,低头松一口气,转身面对蓝思追。

“杵着干什么,回家了。”

“不怪我了?”

“懒得跟你计较。”金凌作势要走,蓝思追拿着伞跟上。
蓝思追微笑起来。

“拿手帕擦擦。”他递给金凌一方手帕,看金凌接过,随意擦着面颊。

“裤子都湿了,看你蠢的,走近道回去吧。”金凌看了几眼蓝思追的裤腿,正好自己也要快点回家洗个澡。

“今天不走好玩的路了吗?”

“两个人都淋湿了一点也不好玩。赶紧回家了先。”

“好。”

蓝思追牵过金凌的手,两个人走上了平坦的近道,走这条路的同样是家人,通向的地方也同样是家的方向。

【追凌】今天也要种思追


今天,是劳动节,现在小金凌起床了。

他跑到后院里,从小袋子里抓出一粒种子,那是颗可以长出蓝思追的种子。

他拿来铁锹,哼哧哼哧的挖出一个土坑,红红的土壤看起来很适合蓝思追的种子生长发芽。他相信种下了种子一定很快就能收获。

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把种子放在土坑里,双手拢着嘴,小声对种子说:“快快出来吧,蓝思追。”生怕被别人听见。

他舍不得的盖上土,用水壶均匀的喷洒在土壤上,笑了出来,很开心的那种。

然后小金凌就被他舅舅叫走了,该吃饭了。

蓝思追需要吃饭吗?还是说他和小兔子那样,喜欢吃胡萝卜也说不定。

他没多想,但是也没拿胡萝卜给蓝思追吃,只是每天早晚给他浇两次水。

他等了好久好久,每次听说别家小朋友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就跑到院子里看那个毫无起色的土壤。

他期待一次就失望一次,每次对舅舅抱怨怎么还不发芽呢?我要把他挖掉。舅舅便说既然你不敢,我帮你好了。

可是每次舅舅刚要起步往院子里去,小金凌就抱住舅舅小腿,对他叫:“不要!我自己来。”

然后就又放弃了,继续耐着性子等,如此循环往复。

等过了爹爹娘亲离开的第一个年头,第二个年头,第三个年头…………小金凌觉得这个蓝思追简直比哪吒三年出世还要气人。

于是小金凌决定,等他以后出来了,有他好受的。

一直到金凌小叔叔走后,金凌当上了兰陵金氏的现任家住,那个土坑还是没有动静,院子里也几乎没人去了。

可是有一天,下属通报上来,说是有人来拜访金鳞台,来人自报家门姑苏蓝氏。

姓何名何?

“在下姓蓝,名思追。”

他要下属转告金凌:“我想见见金宗主。”

金凌二话未说,径直迈下阶台,奔到门前。

他打开两扇大门,看见了面前衣着端庄,浅笑安然的人。

“阿凌。”

金凌差点眼泪都颤出来了,硬是红着眼憋在眼眶里。

他倾身向前一下子撞进蓝思追怀里,滴滴泪液才滑落在蓝思追肩上。

“…………你迟到了!迟到了!”他语调里的哭泣声染得这几句叫喊都变得可怜。

“怎么会…………你怎么迟到这么久……”

“对不起,阿凌。”

蓝思追的手揉着金凌发顶,温柔的声音传进金凌耳中。

“……你是蓝思追吗?还是……”

假的,或者是梦。

“我是。”

我一直都是。

“好…………那你答应,答应要一直跟我玩。”

“阿凌说什么都好,这是我迟到的惩罚。”

金凌点点头,剩下的剩下,全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够听到。

【追凌】欠修理


“学长!学长!”蓝思追在车后头追着,前面的自行车骑的飞快,像是要逃命似的从校门口出来后就蹬腿提速不减。

“别跟着我了!烦死了你!”金凌的声音在前方炸响,骑的更加快了,不过蓝思追倒没泄气,看金凌这样腿下也追的更紧。

“学长等等我!停下我有话跟你说!”

“你都烦我一下午了还有什么没说够?!”

金凌喊了过去,回过头就看见该死的红灯亮起,气炸了,但又不得不刹车认命接受洗礼。

“呼,呼……学长。”蓝思追气喘吁吁的绕到金凌车把前,从口袋里拿出抓的皱巴巴的信封。一手拽了金凌的手,然后放到他手心:“学,学长,这个,是我给你的……信”蓝思追有点吞吞吐吐。

“什么事情不能下周再说吗,非要追车不要命了?”

“抱歉学长,今天下午对你问这问那的麻烦你了。”

你还知道啊,有点自知之明。

“下周我可能就没时间见学长了,准备闭关了。”

“所以说你欠修理,也就比我小一岁一点都不稳重,都要升高中的人了,出事了怎么办?”

“所以想早点把它交给学长啊。”蓝思追抱歉的笑着。

金凌低头看了眼手中的信封。

“行了我收到了你赶紧回去吧。”

绿灯要亮了。

“好……那学长,你记得来找我……我想……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,看完找你行了吧?”

“嗯好,谢谢学长!路上小心。”

金凌看蓝思追往学校跑,挥着手对自己说再见,脸上好不高兴。

无奈笑笑。情书这种东西,还敢送给学长我,我看你下周还真是欠修理了。

【追凌】pocky


蓝思追出门逛超市回来了。

“阿凌,吃百奇吗?”

蓝思追从袋子里摸出扁盒子,拆了包装拿了一个出来,伸到金凌嘴前。

金凌心里奇怪,蓝思追居然会买这种小零食回来给他吃。

金凌张嘴,咬住了百奇细细的嚼着,是抹茶味的,还不错。

“蓝思追,你怎么会买这个?”金凌索性吧蓝思追手里那一小包抢过来自己吃着。

“啊,我看他们都在玩...啊不,吃这个。”

“哦。吃我可以理解,不过这有什么好玩的。”金凌夸赞了一下蓝思追的眼光。

“阿凌要试试吗?”

“随意。”

“那阿凌凑过来一点。”

金凌坐在沙发上身子向前倾,凑近了蓝思追,蓝思追站在他腿边,从那包银色包装袋里又拿了一根。

对着金凌刚吞下的一根百奇的小嘴,塞了进去。俯下身从另一段逐渐嚼着,逼近金凌的那头。

金凌愣愣盯着蓝思追渐近的脸,小小咬下一点抹茶味的内里,最后还是被他吻住了。

“好玩吗?”蓝思追摸着金凌的嘴角。

“好吃,不好玩。”金凌一双眼睛看着蓝思追。

又被他耍了。

【追凌】莲池承欢

可以转了吗??

koto鹿薰:

◎群里开车接龙的产物
◎r18注意,船震
◎含ooc
◎允许我不要脸宣个群,详细戳我主页
◎链接走评论
◎下面是本次参加接文的各位:


【樱茉】 @樱了个茉
【知秋】 @知秋
【koto鹿薰】 @koto鹿薰
【箩箩】 @殇~~~~
【林余安】 @林余安
【阿挽】 @枕书


各位辛苦啦!【鞠躬】

【追凌】心悦你


     正值阳春四月,春风拂面,袭入云深不知处。姑苏蓝氏向来按时入寝早起,何况今日是个难得的日子。蓝曦臣穿戴整齐,这便出了卧房。

        云深不知处上下忙得不可开交,蓝曦臣正在大殿主持着,各项事宜安排得井井有条。蓝启仁在一旁看着,忍不住心自感叹:“曦臣不愧为我所钟意的弟子,日后蓝家大任我便可安心交于他了。”只是……忘机,不想也罢……可这一想,蓝启仁就不住腹诽:魏婴此人,当真不可饶恕!

        “叔父。”蓝曦臣微一颔首“清谈会的个中细节弟子都已安排妥当。”蓝启仁不愿再去回想,回道:“曦臣当真为我得意弟子,迎宾之事可还顺利?”见蓝启仁问起,泽芜君有些面露难色:“算是顺利,不过那云梦江氏的江宗主还未携金小公子赶来,怕是半路耽搁了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 哪是半路耽搁了,分明是江澄不愿见那魏婴。金凌这次也不知怎的,莫名期盼着蓝家的清谈会,见他舅舅死也不肯去,硬是冒着被打断腿的危险,把他亲生舅舅拖到了云深不知处。好巧不巧,蓝湛和魏婴今早刚颠鸾倒凤了一遭,便被蓝曦臣叫出来迎宾。

       魏无羡一见江澄来了,道:“哟,你终于来了,我跟二哥哥等你好久了。”魏无羡向蓝忘机那靠了一靠,江澄上下打量了一番,脸一黑再黑。

        金凌在东张西望找着什么,魏无羡看了眼他,转头道:“先往里请吧。”蓝忘机与江澄微一颔首,道:“江宗主,请。”江澄不愿久待在这儿了,抬脚往里走顺便喊了一声:“金凌,走。”见他没吱声,偏头一看是一脸的不情愿,双眉皱起,心中更是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 “让金凌在云深不知处玩玩罢。”魏无羡道。

        少年顽心,难得金凌心情颇佳,江澄管不住他,便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待江澄与蓝湛离开后,魏无羡对金凌说:“思追在静室后的树下喂兔子。”金凌愣神片刻,稍稍退了几步,脸上红着:“谁说我要找他啊!”喊完就朝静室后跑去。魏无羡笑笑,负手向大殿走去:“找蓝湛玩去。”

       金凌一路飞奔,顾不得四下景物,猛地撞到了某人面前,那人身形颤了颤,看清那金衣小公子。金凌一吓,猛一挣开,冲他喊;“好大的胆子!竟敢挡我的路!”金凌一手指着来人,抬眼看去,竟是蓝思追的笑脸。

       魏无羡他居然没骗我,蓝思追果真在这。

       “金公子,你没事吧?”蓝思追笑着。“我怎么会有事,倒是你,被人撞了很好笑?”蓝思追还是笑着:“没事。”金凌扶额。

         蓝思追坐了下来,在微风吹拂的草地上,给那十几只兔子喂食,好不惬意,惹得金凌一阵羡慕。

        “金公子要来吗?”蓝思追望向他,伸出一只左手。金凌思索着:离清谈会开始还有半个时辰,应该没问题吧。正欲伸手握住那人好看的手,却被十几只兔子一齐扑倒,“扑通”一声坐了下来。坐是坐下了,只是屁股有点疼。

       蓝思追见状,笑了出来:“金公子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蓝思追你找打吗!还笑!”金凌正要挥手给他一掌,蓝思追立刻止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只小黑兔跳上金凌腿上,扒着金凌的衣裤死活不松开,金凌本以为仙子已是很黏人,谁知这只黑兔比仙子甚之又甚。金凌要扯下它,它不但不同意,还开始蹭他脖颈。如此这般,是在向他撒娇?一旁蓝思追和一群白兔玩的甚好,时不时发出一声轻笑。金凌好胜心上来了,要跟蓝思追换一换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换嘛,可想而知,金凌活生生被埋在兔子堆里了。得亏蓝思追及时救场,唤它们下来。金凌双手交叉至于胸前,开始怀疑人生。蓝思追看他这样又想笑:“金公子,慢慢习惯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蓝思追把自己的童年经历讲给金凌听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,没想到蓝思追你还有这种,这种故事,哈哈哈哈哈。”那人只是看着金凌笑,只字不语。末了,金凌笑够了,止住嘴角弧度。转而去看蓝思追,发现他也在盯着自己,脸颊又一次不受控制,避开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只黑兔钻空跳了上来,去寻金凌的唇瓣,金凌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它抠下来。蓝思追探手安抚那黑兔背腹,才把这顽皮孩子揪过来。往身边一放,拉过金凌的右臂,往自己身侧带了带。

         覆上他右脸,直觉两片唇瓣下,本就滚烫的皮肤又烫了几分,金凌整个人都僵了,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,只有清风夹杂着些许晨露的香甜拂过两人发梢。

         草地上的片片青翠还在摇曳,兔子们围在一起,一直被忽略的小苹果在树下呆呆的往这里看,嘴中啃着个新鲜的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满意的看着金凌涨红了脸,这才意犹未尽的离开了。“蓝思追!!!你当真不想活了?!”

         蓝思追擒住起身要跑的金凌,拉他坐下,双目相对,柔声道:“阿凌,我心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金凌被这一句吓懵了,半晌,结巴回到:“知,知道了!”蓝思追抱了他个满怀。不过是面颊绯红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许久,蓝思追和金凌起身,理了里两人的衣服。清谈会要开始了,得走了。自然的牵过对方的手,金凌第一次这般安心的握住蓝思追的手掌,温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 草地上那十几只兔子看着还未吃完的食物,竟是一点都不感觉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【追凌】枯叶不寒


风总是来的比毕业那天要早。

它那样随心所欲,又这样薄寒入骨。它把三年欢声笑语低落心绪卷在袖中怀里,携着枯叶而去,辗转,翻飞落下。陷进追逐过的沙石小路上,成为未来的养料,那里记录了历届的往往。回忆,挂念,不忘。

他们总是心照不宣的,来到同一个地方。

“你,书店?”

“超市?”

“敢骗我。”

“阿凌不也是。”

他们看着对方好久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最后还是眨着酸酸的眼睛,一个转头一个低头,浅浅的笑声逃出唇缝遛进彼此耳中,抬头再一对眼,笑意只增不减。

“你笑什么。”

“看来阿凌和我想到一起去了。”

“真的是,太有默契也不是很好玩。”

“那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金凌目光移向一侧。

“走吧。”

蓝思追走近几步从口袋里伸出手,放进金凌的口袋中,握紧了那只尚有温热的手掌。

蓝思追的手能牢牢地包裹住金凌,就像现在这样。他们久违的迈进母校大门,不经意间脑中还能浮现出去年这天的他和他。

他的手带给金凌的温暖和安全感,即使是在这样一个秋风拂面的清晨,也一如既往的安心舒适。那大概是逗猫棒一样的存在,甚至他可以把玩这只手整整一天,那人会不厌其烦的往自己嘴里塞草莓夹心的百奇。

蓝思追和金凌踩着一地棕黄枯叶,走到那栋教学楼前,漫步过走廊,比赛跑步上楼。以前总是较真,看另一人领先自己就拼命跑啊跑,其实也没什么奖励,但先到终点还是会很开心。

金凌保持了他一惯的风格,先偷跑一秒再说。一跨大步两个台阶的跑,3秒不到上了平台,转身俯视蓝思追,得意的笑,没一会儿看蓝思追来了赶紧一溜烟继续跑了。

不知不觉金凌慢下点速度,蓝思追缩短了些距离,但也还差那么分毫时间。

赢家是金凌。蓝思追真的只晚了半秒,金凌对他说:“我这是不想让你太丢脸。”

蓝思追还不知道他吗,顺着话头回道:“那以后再找阿凌赢回来。”

两个人透过玻璃窗户看着教室里整齐排列的桌椅,找着一起坐过的位子。

“找到了!”

金凌指指正中央拼成一排的两个桌面,蓝思追笑着,是一些有趣的小事,有关他和金凌之间的。从前的包容和胡闹,现在看来好像确实是两个人早已习惯的相处模式。

“冷吗?”

“不冷。”

金凌为了证明他不冷,下楼之后向前跑着,他感受到一缕缕凉风顺着脸颊脖子钻进后背,终于有了些凉意。

可是他似乎被风中夹杂的一种熟悉的东西放缓脚步,抓不着看不见,只是淡淡的流淌进来徘徊在心口,试探的敲打着心门,竟然一下子就进来了。他没觉得这是危险的,也不排斥它。

它落在金凌心里,金凌忽然意识过来,是秋风派送来的回忆。

金凌停住脚步,转过身来,他看见前面站着一个米黄外套的人。

蓝思追捡起地上小片枯叶,塞进口袋里,留一点回忆也好,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回这里来了。他抬头,解开外套上的几颗纽扣,双手拉开两侧。

他不是雪中送炭的人,应该是一辈子的归宿。

“冷吗?”

金凌站在原地,扯过素白的衣领捂在下巴。

金凌跑向蓝思追,一头撞进他的怀里。

“冷。”

蓝思追把外套两侧盖在金凌后背,小心翼翼的搂在怀中。

金凌放开了捂着下巴的领子,脸埋在蓝思追毛衣里。
“外套太薄了借你的用用。”

“永久吗还是?”

“你说呢。”

“好。”

顺便帮金凌戴上了外套后的帽子。

“阿凌还记得吗?”

还记得一年前金凌头一次听说比赛跑楼梯没奖励却有惩罚,在同一个时间,同一棵树下,同一个人。

蓝思追的要求好奇怪,走方块不踩线算什么小儿科的惩罚,应付一下都能搞定。他飞速的跳跃过脚下的方块地面,越来越快,越来越轻松。很快的,他到达了终点,这个终点有些不一样,软软的,撞上去不会痛。

金凌想挣开时已经被圈在两臂之中了,这个终点好特别,是个人,还是个他喜欢的人,名字叫做蓝思追。
蓝思追对他说:“金凌,我,喜欢你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金凌是这么回答他的。

“金凌,我………”

“闭嘴,去年说过就不要再重复了。”

“那我不说了。”

蓝思追覆上金凌的嘴唇。

缠绵的吻着。

“跑赢我的奖励。”

“那你下次要是赢我怎么办。”

“差不多都一样。”

两个人笑着搂紧了对方。

枯叶一落,引来秋风 ,彼此二人,岁月不寒。